[K莫衍生]占卜作家和他的专属执事(2)


林一木打了前台电话:“赶紧叫你们经理上来一趟!”

凌晨三点多了,本来值夜班还能打个盹的夏乔满腔怒火地上去,看到站在房间门口探头探脑的林一木,勉强压住火问:“有什么吩咐吗林先生?”

林一木赶紧捂住她的嘴,嘘了一声,压低声音附在她耳边说:“我怀疑我房间进贼了,刚刚我睡得好好的,突然一个黑影嗖地一下闪了过去,我就立刻去开灯,结果……”

夏乔听到这心一紧,赶紧问:“结果怎样?”

林一木摊手:“什么都没发现。”

被耍了?夏乔一口气顿时梗在胸口,她深吸了一口气,怒瞪他:“林先生!你能不能不要再玩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幼稚!我知道你有钱,你有钱了不起啊,能不能稍微尊重一下我们这些辛辛苦苦的从业人员……”

林一木被她突然发飙弄懵了,懵了会然后就笑了,特别无奈:“夏经理,你认为我说谎啊?”

被开就被开吧!夏乔抱着胸斜睨着他:“难道不是?林一木,你到底想怎样!”

林一木上下打量她,摇头:“啧啧啧,你们女人还真莫名其妙,有时温柔得能掐出水,有时又像个炸药桶一样,一点就着。”

“你还直男癌是吧?”

林一木赶紧捂住她的嘴:“小祖宗诶,我怕了你了!赶紧带我去看看你们酒店的监控!”

林一木把房间门锁紧,披了件衣服就跟着夏乔去了保安部调监控。林一木所在的行政楼层没有什么异样,没见有什么可疑人员出入,也排除酒店工作人员的可能。

夏乔回头看他,一副果然如我所料的表情。

林一木无辜脸:“不是,你看我干嘛啊!我真没说谎啊,我真看见黑影了!要不就是你们酒店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反正我是不会看错的!”林一木抖了抖,一脸八卦地问:“你们酒店不会真发生过这样的事吧?比如跳楼啊,情杀啊,凶杀啊之类的?”

夏乔陪着他看了一个多小时的监控,头晕眼花加上睡眠不足,简直想杀人:“没有!你再这样,我就不确定了!林先生!我送你回房间吧!”

林一木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抓着扶手:“开什么玩笑?我才不回去呢!万一真有个什么鬼之类的,我会死的很惨的好吗!”

他那赖皮样,夏乔恨得牙痒,也没办法。只能把他弄到酒店大堂去。这货跟个大爷似的,一会要蚊香,一会要枕头,一会要吃东西,简直神烦!

夏乔踩着高跟鞋,跑得腿都断了,这位爷悠哉悠哉地瘫在沙发上玩手机。夏乔无意瞄了一眼,发现这住总统套房的人居然在!逛!淘!宝!

林一木把什么金刚经,法华经,心经,大悲咒,驱魔手册什么的都弄到购物车,然后还买了一堆的符咒朱砂和十几把桃木剑,同城,当天下单,当天就能到。总算松了口气,心里踏实了。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林一木打着哈欠硬撑着打架的眼皮去吃早餐,吃完才拖着摇摇晃晃的身体回房间。

天已大亮,阳光明媚,光线充足,林一木一下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到了四五点,快递陆陆续续到了。林一木打着哈欠把符咒全部贴满房间,朱砂洒在房间的各个地方。

夜幕降临,林一木整个人都清醒了,手上抓着把桃木剑横在胸前,看着书房门口,如临大敌。

站了几个小时,也没什么异样。林一木神经渐渐松懈,把桃木剑扔到茶几上,窝在沙发上打起了瞌睡。

时针嘀嗒嘀嗒地走,林一木眼皮越来越重,迷迷糊糊间好像又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女人的声音,蚀骨销魂,可这大半夜,就毛骨悚然了。

林一木立刻清醒了,一把抓住桃木剑,屏住呼吸一步一步朝书房的方向走去。

门吱呀一声开了,书房只有台灯亮着,光线昏黄。突然一阵风刮过,吹起窗帘沙沙作响。

林一木缩缩脖子,感觉凉飕飕的。他清清嗓子,大着胆子高喝了一声:“谁?!”

房间静悄悄的,还有他的回音。

过了一会儿,传出一阵轻笑:“林一木,是我啊!”

妈呀!林一木循着声音看去,墙上他的女神新垣结衣媚眼如波,勾着唇一脸的笑意盈盈。

她在笑?她会笑!

“妈呀!”林一木哀嚎一声,闭着眼睛就墙上画上刺:“啊啊啊,金刚经,大悲咒怎么念来着?”

“咯咯咯,你居然敢刺我?”

林一木眼睛睁开一条缝去看,只见女神的脸变得狰狞冷厉起来,樱桃小口居然慢慢变成血盆大口,獠牙显现出来,泛着森冷的光。

“赶紧想想林正英电影里是怎么驱魔的!”林一木手抖抖地抓着桃木剑,突然灵光一闪,有了!于是他跺跺脚,嘴里念念有词:“天灵灵,地灵灵,有请林志玲,有请蔡依林!阿达!我刺!我刺!我刺刺刺!”

一阵狂刺之后,房间静下来了。林一木睁开眼去看,只见女神的脸已经血肉模糊了,一只眼球吊着,冷冷地盯着他。

林一木手一抖,转念一想电影里都是把血涂在桃木剑中才有用。可是他看看桃木剑,又看看自己的手,哭卿卿,咬破手指好像很痛的样子啊!

不管了豁出去了!林一木闭着眼咬了下手指,胡乱往剑身一抹,手一推,桃木剑就直直插在女神的鼻子上。可是定睛一看,手并没有咬破,他咧开嘴僵硬地笑,然后拔腿就冲出房间:“啊啊啊,妈呀!有鬼呀救命呀!”

“拿命来!”画像剧烈地抖动,顷刻间便脱落下来,箭一样朝着林一木疾射而去。

眼看着就要撞上林一木,偏偏这时他脚下一滑,整个人栽到沙发上,林一木惨叫一声:天要亡我!

突然,一阵连环踢的脚风驾到,直踢着画像嚓嚓嚓作响!

林一木睁开眼睛,看着那个挺直瘦削的西装背景,心下登时一松,顿时痛哭流涕:“你怎么才来啊?!吓死宝宝了,呜呜呜……”

羽早川侧过头看着又是抹眼泪又是揩鼻涕的林一木,顿时无奈:“主人,别害怕,我会保护您的。”说着转过头看着面目狰狞的画中人,眉眼瞬间变得肃杀凌厉。

林一木眼冒红心:“嗯嗯!妹妹加油!”说着就赶紧翻到沙发后躲着观战。

少年人腰肢柔韧灵活,西装包裹的大长腿修长有力,侧踢直踹之间,都蕴含着力量的美。他拳风凌厉,每一下都必中要害!就像此刻他整个人一样,浑身散发着冷厉的气息,遇神杀神遇鬼杀鬼!

林一木看不懂什么拳法什么套路,就一直星星眼:哇,好帅好燃啊!

没过多久,画像一软,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羽早川拾起来卷好,咬破手指按了个血印在上面。

林一木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妹妹,好了吗?”

羽早川把画像举到他面前:“主人,放心,我已经将它制服了,并且用我的血把它封印了。”

“不会再跑出来了吧?”

“嗯。”

“那太好了!”林一木松了口气,拍拍胸口,一跃身跳到沙发上坐着:“吓死宝宝了!这世界果然玄幻了!我林一木TM居然撞鬼了!”

羽早川仔细看了一下他的脸,才恭敬地说:“主人,您印堂发黑,最近运势比较低。”

林一木赶紧拉着他的手在自己身边坐下:“你懂这个?你是占卜大师?面相大师?能不能教教我啊!”

羽早川把画像放在茶几上,有点为难地看着他:“主人,这个东西,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林一木一拍他的肩膀,笑眯眯地看着他:“妹妹,咱俩谁跟谁啊,不要那么小气嘛!”

羽早川额上青筋跳了跳,没忍住:“主人,能不能不要再叫我妹妹了?”

林一木啧了一声,一副我懂的笑模样:“你何止是我妹妹,你简直就是我的天使啊!从你救我的那刻起,我就决定爱你一万年啦!”说着哈哈大笑然后突然就抱住羽早川,在他额头“mua,mua~~”地亲了起来,那声音,异常响亮。亲完还笑眯眯地揉他头发,腻着声音喊:“查理~~我的天使查理~~”

羽早川耳朵被他蹂躏地都红了,他一把挣开林一木的手,站了起来,低声喝道:“主人,别闹了!”

林一木嘴巴瘪了瘪,无辜地看着他:“你生气了?”

羽早川拿起茶几上的画:“没有,我去一趟时空站,把它放逐到黑洞中。”

林一木疑惑:“黑洞?为什么,你不是已经封印它了吗?”

“不是永久的,如果有一天我死了……”

“呸呸呸!”林一木赶紧捂住他的嘴:“你一个小屁孩,说什么死不死的,切怪勿怪切怪勿怪,恭喜发财恭喜发财……”

羽早川拿来他的手,眼神柔和了些:“总有一天我的血会失效,只能把它放进黑洞中,这样它以后才没机会缠着主人。”

林一木抖了抖:“这到底是什么鬼啊?为什么它要缠着我?诶!我可声明,我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这是个替死鬼,不甘心投胎转世,逗留在人间想方设法寻找合适的肉身。”羽早川云淡风轻看他一眼:“你的肉身刚好完全契合它,运势又低,它只能找你了。”

林一木心里毛毛的:“我招谁惹谁了,真倒霉透顶了!”顿了顿,又迟疑:“那我女神……”

“画中人?”

“嗯!”林一木点头,脑中自动播放女神渐渐血肉模糊狰狞恐怖的脸,顿时抚抚胳膊上的鸡皮疙瘩:M的,脱粉!脱粉!必须粉转黑啊!

羽早川看他一副透心凉的模样,不由勾了勾嘴角:“鬼魂只是附身在画中人身上罢了。”

林一木松了口气,算了算了,还是粉转路吧!虽然不是女神的问题,可是他以后也很难再直视女神的脸了。

羽早川在房间绕了几圈,看着贴满房门和窗户的符咒,又翻了翻散落在桌子上的经文和桃木剑:“这是……X宝上买的?”

“对啊,昨晚我就感觉不对劲了,连夜下的单!符咒、经文、朱砂,桃木剑,驱魔必备啊!”

羽早川扯了张符咒下来:“批量劣质印刷品。”

林一木解释:“X宝上说是林正英的手笔,你看上面的字,一看就是什么厉害的经文!”

羽早川仔细看了看:“这上面是‘恭喜发财’的草书。”然后他又掂了掂桃木剑:“人造板,硬度和韧度一般。”话说着,手轻轻一掰,折了……折了……

羽早川认真地看着他:“主人这样都没事,以后必有万福。”

林一木:“……”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表演胸口碎大石。
……

“上下四方宇,古往今来宙!以血为媒,以身为介,任行其间!”

再一次看羽早川拿出陀螺吊坠的项链,林一木也不像第一次那么好奇了,只是感叹:在国家还在艰难探索外太空的时候,他已经能轻轻松松地穿越时空了~~

这种感觉不要太爽哦!

把那个替死鬼扔进黑洞中,林一木神经松懈下来,几乎累趴了:“查理,我先去洗个热水澡。你千万不要离开我哦,我会盯着你的!”说着两指指指自己的眼睛,又指指羽早川的眼睛,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羽早川无奈地看着他,微微倾身:“知道了,主人。”

林一木洗一会就拉开门看一下,看到那个西装背景笔直地坐在那里,心便安定些。不过洗澡时间比平时压缩了一倍不止。

林一木围了条浴巾就出来了。走过去拍拍羽早川的肩膀:“查理,你也快去洗澡吧!”

羽早川刚转过脸,眼睛就对上林一木浴巾包裹的下身鼓鼓的某个不可描述的部分,赶紧又转过脸去,耳朵尖却渐渐红了。

林一木疑惑地看看自己的下半身,不由笑了:“喂,你害羞啊?我们两个大老爷们儿,不至于吧?”

羽早川倏地站起身来,还是背对着他。

林一木得意洋洋:“不瞒你说,这是我对自己身材最满意的部分!不信,比比?”说着忍不住伸手去扯他红红的耳朵,超可爱的样子。

羽早川看他还来劲了,忍无可忍,猛地抓住他的手,顺着他的手臂一按,然后就是一个熟练的过肩摔!

“主人,自重!”

林一木被摔懵圈了,他从沙发上爬起来,看着羽早川朝着浴室去的凌乱步伐,顿时愉快地哈哈大笑起来。

他又重新瘫回沙发,乐不可支地打开电视,换了几个台,突然看见两具白花花的身形交缠在一起,顿时来了精神头:哇,午夜小电影耶!从茶几下面摸出一包薯片津津有味地看着。

不过看了一会儿,他的弟弟也没啥反应,也没有想要撸一把的冲动。林一木啧啧啧,烂片!

门铃突然响了!林一木吓得一抖,薯片全撒在地板上了。他挺直身板,屏住呼吸侧耳听,心咚咚咚地跳:不会是午夜凶铃吧?

“查理!你洗好了没有?”

“给我一分钟主人。”

林一木松了口气:“那你快点啊!”他想了想,一分钟,他现在去开门,万一真有点啥事,查理还来得及救他,嗯,完美!

他用力咳了几声,壮壮胆子,小心翼翼地靠近门口,从电子眼往外看。看到了,看到了,黑发遮住了它的面容,它缓缓抬起头来,缓缓地……

咦?夏经理?林一木眨眨眼,只见门外人又咬牙切齿地又按了一遍门铃。

林一木打开门,懒洋洋地看着她:“喂夏经理!这大半夜的你找我干嘛啊?说不出理由我可是要投诉你的哦!”

夏乔都气疯了:“哼!你投诉我?我告诉你,现在大半个酒店都在投诉你8684好吗!”

林一木疑惑:“干嘛要投诉我?”

夏乔怒瞪他:“我怎么知道你在房间里干了什么好事!隔壁和楼下的客人都以为我们酒店在搞拆迁好吗?”她抱胸:“林一木你是不是看我特别不顺眼?我上多少天夜班你就折腾我多少天!我跟你有仇吗?有仇是吧,行,你是大爷,我给你鞠躬了行不行?”

林一木被她噼里啪啦一阵嘴炮炸得脑仁疼:“夏经理,你能不能冷静一下啊?我告诉你,你再这样,整个酒店都被你吵醒了!”

夏乔深吸了口气,理智回笼。

林一木退了两步,朝她招手:“来来来,有什么进去房间再说行吗?”

夏乔警惕地看着他一身浴袍。

林一木突然就笑了,拉拢浴袍前襟:“怕我潜规则你啊?我告诉你,你想得美!”

突然,夏乔呆住了,目光越过林一木,直直地看着他身后。

林一木疑惑地转头去看,只见羽早川只是下身围着一条毛巾,光着脚踩在地毯上,头发湿漉漉的,水珠顺着他的脸颊,脖颈,流向胸膛肌理,划过他紧致的腹肌,隐没在紧绷的毛巾中。

两双眼睛一下子都聚集在羽早川身上,这让他多少有点不自在,茫然地将手横亘在胸前:“主人……”那声音中仿佛还氤氲着水汽。

林一木一抖,回过神来,看夏乔眼神还是直愣愣的样子,不由哼了一声,一只手已经捂住她的眼睛,一手抓着门,关了几度。

夏乔被弄得倒退几步,赶紧用高跟鞋抵着门,掰开林一木的手:“你干嘛啊?不是你叫我进来说的吗?”

林一木手撑在门上,挡住她的视线:“没什么好说的。你要有什么意见,明天叫你们总经理来找我!”

夏乔眼神暧昧地在林一木身上流转:“林先生,这个社会是很开明的,不过还是请你们以后办事小声点好吗!和谐社会嘛!我好你好他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林一木脸都憋红了:“你想什么呢!我们两个大老爷们儿!你个小丫头片子思想能不能别这么龌蹉?”

夏乔没生气,反而意味深长地拍拍他的肩:“有一种感情,两个大老爷们儿也可以!珍惜吧!”她嫌弃地上下打量他一眼:“说实话,林先生,人真的比你好太多了!”说着踩着高跟鞋扬眉吐气地走了。

林一木气绝。转头就看见那张可爱的娃娃脸,虽然大多数时候面瘫吧,但对着这样的脸,真的不忍心生气。

算了算了,被比下去就比下去吧!男子汉嘛,心胸宽广点没什么大不了的。

林一木去房间睡,羽早川自觉在客厅沙发上睡。

这两天发生太多事了,做了无神论唯物主义者二十几年,这才两天,以前信仰的全颠覆了。幸好还有羽早川在,不然林一木非崩溃不可。他翻来覆去,一闭眼就是血肉模糊的影像,根本没法入睡。

躺了近一个钟,林一木熬不住了,抱着枕头跑去客厅沙发。

羽早川几乎是他一出房间就警醒,立刻坐了起来,疑惑地看着他:“主人?”

林一木抱着枕头缩在另一边沙发上,打了个哈欠:“写作需要,体验一下睡沙发。”

说来也奇怪,林一木躺到沙发上没几分钟就沉沉睡着了。

第二天,林一木是被香味勾醒的。他转头眯着眼睛朝厨房看了一眼,顿时无奈地笑了:真是制服控,做早餐都穿着西装,服了!

羽早川立刻察觉到他的注视,转过身把手放在左胸:“主人,早!可以起床吃早餐了。”

林一木打了个哈欠,看了眼挂钟:“才七点半,早着呢!”
羽早川疑惑地看着他:“主人不是在杂志社上班吗?”

林一木顿时清醒了大半,一跃而起:“妈呀!穿越时空、撞鬼,这个世界都玄幻了,而我还要去上班!查理,这不科学啊,难道我们下一步不是应该去拯救世界,或者来个星球大战啊时空之旅啊之类的吗?”

羽早川面无表情地看看他:“主人,您先去刷牙,把眼屎擦干净然后吃了早餐再说。”

林一木笑着胡乱地揉揉眼睛:“查理,我真有眼屎啊?”

早餐牛奶、鸡蛋、三明治,林一木用叉子拨拨鸡蛋,金黄金黄的,看着很有食欲,他咬了一口,顿时竖拇指:“就凭你这煎蛋技术,我敢肯定你厨艺一定非常好!我们查理棒棒哒!”

羽早川喝了口牛奶,语气平平:“您吃得开心就好。”

林一木笑得见牙不见眼,抬头看了他一眼:“咦,你怎么不吃蛋啊?不喜欢啊?”他意味深长地笑了:“男人还是得每天一颗蛋的,以蛋补蛋才是养生之道嘛!”

PS:会尽量多多更新,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 ( 17 )
热度 ( 82 )

© 美人师兄的小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