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衍生]占卜作家和他的专属执事

CP:林一木 X 羽早川,淋雨组合~~一个话唠逗比属性,一个沉稳正经属性,想带我川儿玩。

私设:林一木是KO和郝眉的儿子。为什么能生子,摊手,请参照顾漫亲妈的早生贵子,此愿望已成真。

---------------------------------------

周五。

中午编辑部一起去吃饭,大家感慨好久没回家了,都打算周末跟家人聚聚。

林一木一直住在酒店总统套间,都好长一段时间没回家了,顿时也有点被触动了。于是他摸出手机,拨通了他爹的电话:“喂老爹,在干嘛呢?”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健气的声音:“我跟KO在吃海鲜大餐呢!咦,你谁啊?”

林一木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都叫老爹了,还谁!他捂着胸口哭丧着脸说:“我是你儿子!”

“哦!儿子啊,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有事没事别打我们电话,忙着呢!”

不是说在吃饭吗?忙什么忙!林一木忍了忍,还是决定打一下温情牌:“我想你们了嘛!杂志社的事儿忙完了,我今晚就回去,周末两天都在家呆着。”

“咦,杂志社?儿子,你都工作了?你不是还在上大学吗?”

林一木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吼了出来:“我都毕业三年了!你这爹到底是怎么当的!”说完悲愤地挂了电话。

气还没顺过来,手机又响了,林一木一看来电号码,瞬间头皮发麻,忐忑地接了起来,小心翼翼:“喂老爸?”

电话那头一个冰冷冷的声音:“你居然敢吼我老婆?”

这么快就被告状了?林一木心里毛毛的,赶紧解释:“不是啊,我没吼他啊,我承认我是有点生气啦!因为老爹居然都不知道我工作了!”

“就因为这个?这么点无关紧要的事?”

这叫无关紧要的事?林一木顿感乌云聚顶:“......”

对方语气降至冰点:“林木三,你死定了!”

林,林林林木三???林一木一脸懵逼:“老爸,我不叫林木三,我叫林一木啊!”

“嘟嘟嘟......”电话传来一阵忙音。

不是吧?林一木欲哭无泪,他真的是亲生的吗?

其实关于是不是亲生这个问题,林一木也纠结疑惑了二十几年,毕竟别人家的都是爹妈,而他家则是爹爸。他长得特别像他老爸KO,所以一直怀疑其实故事是这样的:他是老爸KO和别的女人的私生子,而老爸KO后来出柜老爹美人,自己就被带在身边了。

理由?理由就是老爹有好几次走到他面前,欲言又止,然后一句话没说就又走开了。搞得林一木以为自己有什么难言之隐讳莫如深的身世之谜。

直到有一天......

老爹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好一会儿,然后就又一脸纠结地走了。

是时候摊牌了!林一木握拳,给自己鼓气,刚走到老爹门口,就听见房间里传出来的声音。

老爹:“KO,咱儿子叫什么名字来着?”

老爸:“林......三木?”

老爹:“哦!对对对!害我刚刚想半天,KO还是你记性好!”

老爸:“嗯,不用费神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记着我就好。”
“......”exo me???乱!七!八!糟!的!东!西!

所以......什么难言之隐什么讳莫如深的身世之谜根本就不存在?老爹只是单纯地忘记他的名字而已......

啊,心好痛!林一木捂着胸口一脸生无可恋。

......

往事惨痛,林一木打了个激灵,今天不小心冲撞了老爹,老爸这个宠妻狂魔指不定怎么收拾他呢!

不过晚上林一木鼓鼓勇气,还是回去了。

“我回来了!”林一木甩下背包,拿起茶几上的一个苹果就啃,东走走,西瞧瞧,咦?家里没人?

空气中似有若无地飘着香味,勾人馋虫。林一木陶醉地吸了一口,瞬间乐开了怀,眉开眼笑就跑去餐厅,长长的餐桌上摆满了盘子。

林一木搓搓手掌,吸吸口水就急吼吼地去揭开,瞬间眼睛都亮了:蛋黄焗鸡翅、糖醋排骨、鱼香茄子、酸菜鱼......全是他爱吃的!

林一木瞬间被治愈了:肯定是他中午打电话说晚上回家,老爸特意为他准备的!老爹老爸完全刀子嘴豆腐心嘛!嘴上不说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

林一木怀着荡漾的心情坐下来,一手抓排骨一手抓鸡翅,大刀阔斧地吃了起来,满手满嘴的油。

过了一会儿,玄关处。

“KO,晚饭做了啥好吃的?”老爹兴奋的声音。

“去看看,都是你爱吃的。”老爸语气异常宠溺。

“啊啊啊,KO我爱死你了!”

“嗯,我也爱你。”

然后就是啾啾啾,啵啵啵一连串的象声词。

为了防止画面朝不可描述的方向发展,林一木赶紧大声咳了几下,然后粗着嗓子喊:“老爹老爸,我回来了!”

换来的是——

“你怎么回来了?”老爹疑惑。

“你怎么还敢回来?”老爸冰冷。

林一木右手抓着鸡翅,感觉不妙:“我中午打过电话......吧?”

老爹看了他一眼就移开视线,然后瞬间就暴走了:“啊啊啊!我的蛋黄焗鸡翅,我的糖醋排骨,我的鱼香茄子......啊啊啊混蛋,你到底对它们做了什么!”

林一木呆滞地眨眨眼睛,眼前就一个残影,然后只见老爹已经趴在餐桌上痛苦哀嚎起来了。

林一木手上的鸡翅啪嗒一下掉在地上:“......所以这些菜不是给我做的?”

老爸KO眼睛里迸射的全是冰渣子:“这是我给我老婆做的,让你吃了吗?嗯?”

林一木赶紧拿起筷子把盘子里的菜拨了拨,嘿嘿笑了起来:“那我不知道嘛!这不是没吃多少嘛!来来来,老爹老爸你们坐,我给你们盛饭!”

老爹美人还在哭卿卿:“KO,我心好痛!”

老爸KO语气温柔:“没事,我再给你做,很快的。”

林一木满脸纠结地站在一旁,看着他们酱酱酿酿,嘴唇动了几次,都没插进去话。

过了好一会儿,老爸KO抬起头来,林一木赶紧咧开嘴角,奉上一个巨傻白甜巨人畜无害的笑。

老爸KO眼睛眯了眯,透出危险的光:“你怎么还在这?”

林一木一抹笑就这么僵在嘴角。

“要我送你?”

“不,不用了!”开什么玩笑!林一木两只爪子在身上抹了抹,脚底一抹油,赶紧开溜,在沙发上抓起背包一刻不停地滚出家门。

林一木抓着背包在街上晃荡,心想谁有他惨啊,有家不能回,只能去住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真的好烦。他从口袋里摸出占卜糖果,挑了一颗黄的扔进嘴里,顿时五官全皱了起来,好酸!

可不是嘛!又被老爹老爸秀了一脸,比82年的老陈醋还齁!

林一木回酒店泡了澡,开了瓶拉菲喝了两杯,然后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半夜,林一木感觉自己周围有人在走来走去,时不时还停下来注视他,然后还发出嘎嘎嘎的奇怪笑声。那声音很大很刺耳,林一木感觉耳朵都要被扎破了,脖子好像被掐住,呼吸越来越困难。

林一木眼睁睁看着,浑身动弹不得。他急了,努力动动手指,又努力去活动脚趾,半天,满头大汗从床上坐起。环顾四周,房间黑漆漆,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

妈呀,该不会是撞鬼了吧?林一木冷汗涔涔,赶紧把房间大灯都开了,沙发还是那个沙发,茶几还是那个茶几,窗帘还是那个窗帘。他松了口气,瘫倒在床上:估计鬼压床了吧。

林一木本来还强撑着不睡,结果这一睡就到了早上。大清晨,日光融融,从窗棂投射进来,暖洋洋,像轻柔的羽毛,简直美好到哭!

林一木勾着嘴角,缓缓、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一张放大的严肃认真的娃娃脸出现在眼前:“早上好,主人。”

林一木眨眨眼睛,然后瞳孔放大,瞬间从床上弹了起来,滚到床另一边,悲愤地大吼:“你谁啊?干嘛在我房间里?!”

制服帅哥笔直地站着,右手放在左胸前,身体前倾,一丝不苟地行了个礼:“主人,我是您的专属执事,羽早川。时空站站长派我来照顾和保护您,从今天起,您就是我的主人。”

林一木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赶紧七手八脚地拉拢睡衣,气急败坏:“我不管你是谁!请你立刻、马上离开我的房间!不然我叫安保了!”

羽早川平静地看着他:“主人,别生气,生气会伤身的。”

林一木简直无语了:“你管我伤不伤身!你这也搞笑了吧,还主人主人的叫,你是狗吗?”

羽早川恭敬地行了个标准的执事礼仪动作:“主人,在您一岁的时候,我就跟您签订了灵魂契约,这么多年我行走在时空长廊中,只为了找到您,以后都将在您的身边守护您。”

林一木本来还挺生气的,听到这噗哧一声就笑了,他抱着胸,笑眯眯地看着羽早川:“诶,演的还挺像那么回事儿啊!早上出门没吃药吧你?还是偷偷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林一木说着就又翻上床,去拿床头柜的手机,点开通讯录,拨通了个电话:“夏经理,今天是愚人节吗?”

羽早川一丝不苟地站在一边看他打电话。

“不是愚人节你派人来整我?”

“没有?确定没有?那我房间干嘛有个人在?”

“我叫了按摩?什么!你居然问我是不是叫了特殊服务!怎么可能,这特么是个男人!男人!”

林一木一手叉腰:“夏经理,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是你不能侮辱我的性取向,我告诉你!我林一木比钢筋还直!废话少说,赶紧上来我房间,我!要!投!诉!”

羽早川看他气呼呼地挂了电话,才平静地问:“主人,您还是不相信我?”

林一木翻了个白眼:“废话!我信你才有鬼好吗!”

“要怎么您才能相信?”

林一木撇嘴耸肩:“除非你能上天,我就信了你的邪!”

羽早川说:“好。”然后从左胸口袋中掏出一条陀螺吊坠的项链。

林一木抱着胸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看他毫不犹豫地咬破了手指,指头沁出一滴血珠,瞬间抖了抖,赶紧挥手:“诶诶诶,你干嘛啊?你不会真有病吧,把自己咬出血这么残忍的事你都干的出?”

羽早川面色肃穆的将血滴在吊坠项链上,然后手用力一拨,陀螺快速地转动了起来。

林一木不由自主盯着陀螺,仿佛自己也跟着陀螺高速旋转起来,空间压缩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都不见了,林一木吓了一大跳:“哎妈呀!”

茫然地在原地转了几圈,才想起喊人:“诶?那谁!制服小哥?娃娃脸?你在哪儿啊?”

“主人,我在这。”

林一木转过身,不可置信地揉揉眼睛,看着羽早川身体一点点慢慢从白茫茫中显现出来,就像画里的人捅破画纸那样慢慢生动鲜活起来。

林一木简直目瞪口呆。

羽早川把手放在左胸前,语气无波无澜:“主人,这是我给您创造的时空站,您现在相信我了吧?”

“我信!我信!”林一木都快哭了:“咱能别站这聊么?赶紧把我弄回去吧!”

羽早川抿了下嘴角:“好的,主人。”

又是一阵天旋地转,林一木感觉眼球瞬间充斥满丰富的色彩,那感觉,就像悬在高空中突然能踩在地上的踏实。

林一木松了口气,顿时腿一软,顺势倒在床上,整个人呈现一个大字。

这时,门铃刚好响了起来。

林一木翻了个身,懒洋洋的:“诶,你去开一下门吧!”

“好的,主人。”

玄关处。

羽早川开了门,微微点了下头:“您好,请进,主人在里面休息。”

想着刚刚和林一木的通话,夏乔警惕地看着他:“请问您是谁?为什么在林先生房间里?”她脑海中闪过一个支离破碎的画面,顿时紧张起来,回头暗示了一下跟在后面的安保,就赶紧蹿了进去,焦急大叫:“林先生,林先生!”

林一木抓抓头发,翻身坐了起来:“夏经理,你鬼叫什么呀?”

夏乔看到他完完整整的,顿时松了口气,没好气地说:“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被……”

羽早川已经无声无息地站在了夏乔身后。

林一木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笑眯眯地:“以为我会怎样?被大卸八块啊?”

夏乔翻了个白眼:“别开玩笑了!刚刚那么着急忙慌给我打电话,不是说房间里有不明身份人员么?刚刚开门的那个是?”

羽早川突然抬头看了林一木一眼。而林一木仿若没看到一般,笑得很欢快:“哪有什么不明人物?刚刚开门那个是我舅舅的叔叔的大爷的二大爷的孙子的儿子的哥哥。”

夏乔深吸了一口气,忍住想打人的冲动:“我不管你们什么关系,你只要告诉我你认不认识他!”

林一木一脸无辜地看着她:“认识啊,我远方亲戚嘛!”

“那你打电话给我干嘛?”

林一木无辜地看着她:“这不快愚人节了嘛,算是提前给你过节了!”林一木咧开嘴笑了起来:“夏经理,预祝你愚人节快乐啊!”

快乐你妹!夏乔一口银牙都快咬碎了,她深吸了一口气,硬生生地挤出一个笑容:“我谢谢您了啊!如果没什么事我就下去了?”

林一木笑眯眯地挥手:“去吧,记得好好工作啊!”

夏乔刚走到玄关处,就尖叫起来,只见几个安保都被捆绑起来,嘴里塞着毛巾,一米八几的大汉,都卷缩在地上,各个都眼泪汪汪。

林一木嗖地一下跑过去,看到这情景,顿时笑喷了:“什么情况?捆绑play啊?”

夏乔简直要抓狂了:“这到底怎么回事?!”

林一木靠在墙上,回头去看站在他身后的羽早川,笑意盈盈:“娃娃脸,你干的吧?”

羽早川面无表情地点了下头:“嗯,刚刚他们想压制我,我担心主人,所以不得已只能先暂时委屈他们了。”

夏乔快气疯了:“你这都什么人啊!林一木,还不快过来帮忙松绑?”

林一木凑到羽早川耳边,小声地说:“干得漂亮!太刺激了!”说着就蹦开,冲着夏乔灿烂一笑:“来了来了!” 边松绑边揶揄:“夏经理,就你们酒店安保这力量,我有理由深深怀疑你们以后能不能保障我们住客的安全呐!”

夏乔把人从地上拉起来,冷冷瞥了他一眼:“林先生,我觉得像您这么尊贵的客人,身边还有配备一个贴身的私人保镖比较好!”

林一木眼睛一亮,打了个响指:“有道理!”

这是夏乔见过最奇葩的住店客人,当下也顾不得酒店礼仪什么的,踩着高跟鞋火速离开。

林一木笑着朝她背影挥手,然后才关上旁门,一转头就看到身边一丝不苟站着的羽早川。林一木眼睛转了转,笑嘻嘻地过来搭他的肩膀:“娃娃脸,你身手不错啊!”

羽早川拿开他的手,退后半步:“主人,你过奖了。”

林一木毫不在意,走回沙发上窝着,然后指了指对面,示意羽早川坐下。自己叼着瓶牛奶喝着,好奇地问:“诶,你干嘛老叫我主人啊?这又不是封建社会,这么叫好中二啊!”

羽早川双手放在膝上,笔直地坐着:“这是规矩,我跟您缔结了灵魂契约,您是宿主,所以我要称您为主人。”

林一木听他这一本正经的语气就想笑:“不是,你魔幻小说看多了吧!”他顿了顿,眼睛顿时直了:“妈呀,说不定真有可能!尼玛刚刚我都上天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完了完了,这世界玄幻了!我这好不容易塑造起来的世界观要崩塌了!”

羽早川看他各种哀嚎闹腾,忍不住说:“主人不是作家吗?作家不是经常要构造一个虚拟的世界吗?对主人来说,这应该不难接受。”

林一木坐正身子,震惊地看着他:“哇靠这你都知道?说!之前你是不是跟踪过我?难怪我前段时间总感觉不对劲,可是又没发现什么可疑情况。现在仔细想想,你嫌疑最大啊,能创造时空这么变态,身手还那么好,神不知鬼不觉......”

林一木把脚搭在茶几上,侧着头托腮,完全陷入了沉思。

根据以往对他的观察,羽早川知道他的主人特别容易就自己开脑洞,这可能是作家的一个通性吧,想象力丰富,喜欢脑补,所以小说才能写得那么精彩。

林一木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浑身一震,不可置信地看着羽早川:“你叫我主人,你该不会是......你该不会是妹妹吧!”

羽早川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林一木把脚从茶几上放下来,整个人都亢奋了,走来走去:“妹妹死了,可是呢,她又放心不下我,就只能转世投胎做人,这样才能一直守在我身边......”

林一木一拍大腿,眼睛亮亮地看着羽早川:“你就是妹妹对不对!所以你才会说来照顾我、守护我,还叫我主人!哈,就凭你这声主人,我就知道你是妹妹!”说完对着羽早川就是一个熊抱,猛地蹂躏他的头发。

实在是太闹腾了!羽早川额上青筋跳了跳,忍了忍,还是没忍住,一个过肩摔把林一木撂倒在沙发上:“主人,我不是你妹妹!”据他所知,妹妹是条狗。

林一木被摔懵了,懵了会就乐不可支地捶着沙发哈哈大笑起来:“像不像小时候你叼着我把我往沙发上甩?结果你没甩好,我头上磕了个大包一个星期都没消下去哈哈哈哈哈......”

羽早川看他笑得前仰后合,忍不住伸手按了按太阳穴:“主人,如果我没记错,妹妹是母的吧?请您看清楚,我是公的,不,我是男的!”

林一木笑意顿时僵在嘴角,迟疑道:“说得也是哈!”不过他很快就释然地又笑了起来:“狗生完结,人生开始,性别就像开关一样可以自由选择的嘛,对吧!”

羽早川突然就麻木了:“主人,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林一木饶有兴趣地坐到他身边:“诶?你名字叫什么来着?”

“我叫羽早川。”

“哦,名字听起来蛮有个性的嘛!妹妹啊,你说你行走在不同的时空中,别的时空也像我们这样吗?那里都吃些什么啊?好吃吗?”

......

林一木就像个好奇宝宝那样扯着羽早川东问西问问个不停。饶是羽早川这么沉稳脾性地人都看了几次腕表,十二点刚过,他立马站了起来,行了个标准的执事礼仪:“主人,午餐时间到了。”

林一木笑眯眯:“好啊,我现在叫个餐,等一下我们边吃边聊!”

午餐是煎牛排,羽早川对西餐礼仪很熟悉,他一手拿刀一手拿叉慢条斯理地切着牛排,一身精致的西装套装将他衬托得绅士且优雅,他虽是娃娃脸,眉宇间尚几分稚嫩,但偏偏他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质成熟又稳重。

反观林一木,一身睡衣,很随意地坐着,边吭哧吭哧切牛排边抖腿。

羽早川看了几眼,不置可否。

林一木拿叉子敲他盘子,努嘴:“吃啊,你看我干嘛?我脸上长花了?我知道我长得帅,但你也不能当饭吃啊!”说着极其自然地从羽早川的盘子里叉了块肉扔进嘴里:“好吃!”他像偷吃得逞的小猫一样,愉快得笑了起来,眼睛都笑成月牙了,笑容在明媚的午后光线中特别耀眼。

羽早川放下刀叉,看着他,指着自己的嘴角:“主人,您这里沾了酱。”

“是吗?”林一木拿起桌子上的毛巾抹了抹,起身把羽早川的盘子端了过来:“你不吃了?浪费美食可是罪过啊,我就勉为其难地帮你吃了吧!”

羽早川刚想拿刀叉的手默默放下了。

林一木往嘴里塞了一口:“我怎么觉得你切得牛排比较好吃?”他用力咽了咽,整个人眉飞色舞起来:“不过我跟你说,跟我老爸厨艺相比,这些分分钟被秒成渣!我小时候有多胖你知道吧?像个球那样圆滚滚的,后来我老爸就只做菜给我老爹吃了,不让我吃!啧!想把我饿瘦,没门!”

羽早川双手交叉放在餐桌上,视线落在他睡衣敞开的胸膛上:“主人,恕我直言,您确实要好好管理自己的身材了。”腹肌线都模糊了,白花花的都是小软肉。

哈?林一木手一滑,牛排飞出去了,他瞪大眼睛看着羽早川,咬牙切齿:“你的意思就是说我胖喽?”

羽早川就这么看着他,这不悲不喜的眼神实在气人。
林一木狞笑一声,扔下刀叉,起身就去揪他西服:“脱脱脱!老子不服,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我就不信你身材能比我好到哪儿去!”

羽早川一时竟被他的野蛮气势给弄懵了。一愣神间西服扣子已经被解开,衬衫被凌乱的拽了出来。他回过神来,一把抓住那双作乱的手,眼睛直直地盯着林一木。
林一木松开手,笑眯眯地做了个请的姿势:“都是男的,就别扭扭捏捏了!”

羽早川垂下眼帘:“是,主人。”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搭在白色纽扣上,指骨分明,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指甲盖泛着粉嫩的色泽。一颗,两颗……

林一木眼睛不由自主地跟着解纽扣的双手移动,莫名地咽了口唾沫。

衬衫解开,一股浓烈的荷尔蒙气息瞬间被释放出来,麦色的肌肤,紧致的胸肌,挺立的茱萸,沿着胸线展开的肌理分明的八块腹肌,缓缓地隐没在西裤中。

羽早川不自然地抬手挡了一下:“主人……”

林一木浑身一震,回过神来。他定了定,突然笑了,上前两步摸了一把他的腹肌:“身材确实不错,我服!”

说完伸个懒腰,转身:“哎,吃饱了,去书房码会儿字,记住,千万别来打扰我啊!”

羽早川奇怪地看他一眼,不过没啥异议:“嗯,好的。”

林一木大摇大摆地往书房里走,刚一关上门立马侧耳听外面的动静。随机面目狰狞地捶自己胸膛:刚刚你小鹿乱撞个屁啊撞撞撞!撞死你丫得了!

林一木抚了抚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抖了抖,去书堆那里翻翻找找:不行,得把女神照片挂墙上!

过了一会儿,林一木抱着胸看着墙上的新桓结衣,满意地点了点头。

晚上,羽早川向他请示说要会时空站办点事。林一木正忙着码字呢,当下挥挥手,也没在意。

夜深了,林一木打了个哈欠,终于扛不住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台灯的光好似越来越弱,电脑屏幕折射出幽蓝的光,森凉凄清。

“林一木,林一木……”有幽远的呼唤声隐隐传来,一声比一声绵长。好像有人伸手轻轻抚过他的脊背,朝他脖子吹了口凉气,笑声清凉。

林一木皱着眉,缩缩脖子,转了个头继续睡。

时钟滴答滴答地走,林一木突然猛地惊醒,那种下坠感让他的心脏狂跳。

他嚯地站了起来,厉喝一声:“谁?!”一个黑影一闪而过,随即消失不见。

林一木追了两步,感觉不妙,又赶紧转回来把房间大灯全开了,什么都没有!林一木快走两步拉开窗帘、书架,又跑去客厅,卫生间、更衣室等都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遍,什么都没发现。

林一木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又踱步回书房。墙上的新桓结衣笑得很甜美,一双眸子熠熠生辉,仿佛随时能从画中走出来似的。林一木多看了两眼,瞬间头皮发麻,抓着手机赶紧滚到客厅坐着。

昨晚鬼压床他还信,可是现在!多真实啊,他就跟真的看见了什么似的!不会真的有什么灵异事件吧?

林一木赶紧从茶几下摸出占卜糖果,含了一颗,顿时皱紧眉头:怎么又是酸的!

不会真的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吧?

---------------

PS:真不是故意留悬念!一个人住大晚上的写这个简直要窒息了好吗?哭卿卿~~

再再PS:我知道人物有点ooc了,可是你让我怎么办?我前面狂飙了快三千字才发现……原谅我回不了头了……

评论 ( 23 )
热度 ( 114 )

© 美人师兄的小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