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美人:这媳妇早晚会有的!愚公:你早晚是别人媳妇!

肖大神可谓是人生赢家,闪电般谈了恋爱,一毕业就结婚,一结婚就有孩子。眨眼间孩子就满月了。

满月酒席,致一科技的人都来了,杯筹觥错间,一帮单身狗感慨满满。

郝眉喝得醉眼朦胧:“想当年,老三可是江湖人称的万年光棍啊,现在,特么媳妇儿有了连孩子都有了!”他指指旁边的愚公和猴子酒,嗤笑:“就你们说的最起劲,被啪啪打脸了吧!疼不?”

愚公本来想狠狠拍掉他的手的,刚抬起手KO突然抬头淡淡地斜了他一眼。他头皮一麻,讪讪地放下手,只能鼻腔里重重地冷哼:“疼个毛啊疼?人家老三有这本事,我服!你现在说这话就是赤裸裸的嫉妒!”

郝眉急眼了:“我嫉妒老三个鬼啊我!”

愚公翻白眼,帮他补全下一句:“这媳妇早晚是会有的对吧?你这话我从大学听到现在!以前我吧还勉强相信,现在?”愚公意味深长地看了KO一眼,对郝眉哼笑:“我看你早晚是别人媳妇!”

“滚滚滚!”酒劲上头,郝眉无力地趴在桌子上,双眸染上了一层水雾,流转间波光潋滟,瞪人的时候一点威胁力都没有。

KO捉住他胡乱挥舞的手,规矩地放好,然后扶好他的脑袋,垫着侧脸。姿势舒服了,郝眉吧唧一下嘴巴,闭着眸子开始瞌睡。KO看他安分了,起身去找肖大神告辞。

猴子酒拍拍愚公的肩膀,啧啧:“人家美人是真不缺媳妇啊!你看看,KO洗衣做饭刷碗扫地,这哪一样干的不是媳妇的活儿啊?”

愚公摸着下巴沉思:“听起来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儿。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码得了代码,翻得了围墙,开得起好车,买得起新房。KO这完全是加强版的中国好媳妇啊!”

阿光努努嘴:“这依我看,眉哥才是KO媳妇儿。”他挑挑眉,嘿嘿笑了:“毕竟眉哥‘瘦’嘛!你们不觉得KO做那些,完全是情趣吗?”

愚公一脸敬佩地看着他:“透过现象看本质,你才是真相帝啊!”

猴子酒竖拇指:“这么多人,我就服你!”

KO走回座位,淡淡扫了他们一眼。愚公和猴子酒他们赶紧闭嘴,坐正身子。

KO俯身轻拍郝眉的脸:“还能走吗?”

郝眉抓住KO的手,眼睛都没睁,嗷呜地咬了一口:“酱猪蹄好吃!”说完吧唧了下嘴巴继续睡。

瞬间一桌子的人死一般地寂静。

KO面无表情地架起郝眉,去开车。

等他们走远,愚公猴子酒等人面面相觑,然后“噗”地哈哈大笑起来。

没有外人在,KO也没了顾忌。把车停好,一把将郝眉抱起,就往家里走。开了门,将人抱到卧室,盖好被子,就去客厅沙发上坐着。

房间没有开灯,只有月光照进来,铺了一地。KO摸出包香烟,抖出一根在嘴里叼着,才想起家里的打火机都让郝眉藏起来了,为了不让他吸烟。他默了默,起身去打煤气灶,点燃了烟。

其实他要真想抽,他可以有千万种方法,藏打火机根本只是不值一提的小把戏。只是那人不喜,他便配合着。

他夹着烟走出阳台,关上门,这才深吸了一口。烟雾缭绕,仿佛缠绕着的是他的思绪。

“老三,将来我要有个女儿,铁定让她搞定你儿子,做我的上门女婿!”

“KO,你看老三儿子,好可爱!肉嘟嘟软呼呼还会吐泡泡!”

“一个前凸后翘窑栗花,一个纯洁秀丽百合花,KO,你喜欢哪种?”

都不喜欢。

“都不喜欢?那我选吧,我选屁股大的因为这样好生孩子哈哈!”
……

香烟燃尽,指间一痛。KO回过神来,掐灭烟蒂,弹到垃圾篓中。

郝眉担心房产证上的名字变成他的,他可以省吃俭用加倍赚钱买。可是郝眉喜欢孩子,他无能为力。

“KO,你在哪儿啊?KO!”卧室里隐隐传来郝眉的呼叫。

KO迅速拉开阳台门,快步走进卧室。

郝眉拥着被子坐在床上,耷拉着头,头发炸开。

KO把床头灯打开,才发现他眼睛都没睁开,看来根本没清醒。

KO摸摸他乱糟糟的头发,轻轻把他按下去。

郝眉无意识地拍拍旁边的空位:“睡觉!”然后又开始呼呼大睡。

橘黄色的灯光昏暗温暖,床上之人的轮廓眉眼朦胧美好,像是最上等的美玉,莹润而纯粹。

他赤诚,他善良,他重情又重义,他坚韧且执着。他就像个小太阳,朝气蓬勃光芒四射,让人忍不住观望忍不住就围着他转。

KO站在床前看了他良久。

就这么想要孩子吗?

许是不舒服,郝眉翻了几回身,眉头皱紧了,嘴微微撅着,一副委屈的样子。

KO看不得他这样。起身去打热水,拧了热毛巾帮他细细擦脸,脖子,手臂,手心手背,连指缝也没放过。KO手顿了顿,帮他解衬衫的扣子,他锁骨精致,蜜色的胸膛随着呼吸上下起伏。KO眸光沉了沉,终是轻轻掠过,平静地帮他脱下衬衫,褪掉裤子,然后拧毛巾帮他擦拭四肢。

看着眼前人渐渐舒展的眉头,KO眉目柔和了些,替他盖好被子,便端着盆出去,到厨房忙活了一阵,才拿衣服去洗澡。

郝眉一大早就醒了,挣扎着掀开被子,发现全身上下就穿了条内裤,身上清爽,想也不用想肯定是KO帮他脱的。侧了侧头,KO不在。

他揉揉头发,睡眼惺忪地下床,套了件裤衩,光着膀子,鞋都没穿,就去客厅:“KO,KO!”

客厅静悄悄的,郝眉顿了顿,就转去客房。

KO听到他的声音,正拥被坐起身来。

“你果然在这啊!”郝眉径直走了过去,然后直直倒在KO床上,呼出一口气,眼睛又闭上了:“你怎么又跑来这睡了?”

KO看他一副睡不醒的样子,把被子扯到他身上:“难受吗?”

郝眉翻了个身,撅着嘴:“有点,喉咙有点干,头好像也有点晕,好像……也有点儿饿。”

KO勾起唇角:“起来吧,去洗脸刷牙吃早餐。”说着就起身去厨房。

酸梅汤和虾仁粥都是昨晚熬好的,热一热就可以了,不用等。

热汤热粥入肚,四肢百骸都舒服极了。郝眉瘫在椅子上,看KO忙前忙后的收拾锅碗瓢盆。

他心一动,起身就从背后抱住KO,温热的鼻息就喷洒在KO耳后,声音暗哑:“今天不去公司了,咱们旷工吧!”

他以为这样的暗示已经够明显了。谁知KO顿了顿,继续洗碗:“还是不舒服?那你在家呆着,回公司我跟肖奈说一声。”

呆你妹啊呆!木头!郝眉气绝,放开环着他腰的手,重重哼了一声,回去房间打游戏。

年轻人嘛,血气方刚,更何况是已经食髓知味的郝眉,可是接下来的几天KO都睡在客房,任他怎么暗示,KO都雷打不动。以前,KO就像一个超强信号的接收器好吗?他一个眼神,KO就知道他想要什么了。

现在,KO这分明就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这,这不会是劈腿的前兆吧?当这个想法闪电一样划过他的脑海,郝眉感觉瞬间被雷劈了,整个人囧囧有神。

晚上,郝眉开了两瓶红酒,把红酒当啤酒灌,KO拦都拦不住。

郝眉看起来已经醉了,呵呵傻笑,大着舌头问KO:“喜欢我吗?”

KO将他脑袋扶好,目光柔软:“嗯。”

郝眉努力仰起头看他:“那喜欢多久?”

KO伸手抚过他的眼角眉梢,目光沉沉:“取决于命。”

喜欢多久,取决于命,至死方休。

郝眉醉眼朦胧,冲他笑了笑,然后把头埋在胳膊里,彻底不动了。

KO看着他,声音低沉:“跟我在一起,你一辈子都没有自己的孩子了。”

郝眉本来就假装醉酒套套KO的话,听到这话整个人就炸毛了,当下什么也顾不得了,拍案而起,怒气冲冲地瞪着KO:“你这话什么意思?想分手?想甩我?”

KO愕然地看着他。

郝眉继续怒瞪他:“我告诉你KO,没门!你这辈子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别跟我扯什么孩子,那关我屁事啊!我只想要你,你!懂吗?”

KO莞尔,目光温柔:“嗯。”

郝眉气死了:“嗯个屁啊!你居然就为了这个让我难受好几天!”

KO揽过他的腰,声音沙哑:“现在,做不做?”

郝眉本来想很有骨气地甩开他的手,傲娇地说一句“不做”!奈何酒劲上来,精虫也上脑了,于是他豪气冲天地吼:“做!”妈的,亏什么都不能亏自己!

孩子?去他妈的孩子,老子把它射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KO亲吻他的肩胛骨,勾唇笑了,这下总算绝了他的念头了。郝眉的孩子?抱歉,永远只会是精子。

PS:今天跟朋友聊天,我抱怨肚腩越来越大了,穿衣服好丑。结果这货说肚腩大本质是因为胸小,胸要是大了就能把衣服撑起来了,这样就看不到肚腩了。

哭卿卿,好想打死她,我特么是来求安慰的啊!谁特么让你说实话了?让你说实话了吗!

评论 ( 41 )
热度 ( 296 )
  1. 遇见东京的雨美人师兄的小尾巴 转载了此文字

© 美人师兄的小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