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衍生]叶言 x 刘地 互怼日常

夕阳西下,叶言穿着蘑菇装上街搞行为艺术,刚拐个弯,就看见刘地一脸慵懒地双手插袋走着。他容貌俊朗出众,气质又绝佳,端起来分分钟撩人于无形。

叶言眼睛亮了亮,推开人群冲了上去:"刘大爷,好巧啊,遛弯呢!"

刘你大爷!刘地眼角不可抑制地跳了跳,看周围路人有点猎奇的眼神,他假装没听见笔直直地走,目不斜视。

叶言蘑菇装灵活地钻了钻,就一把拽住刘地的手闪到他面前:"嘿!我就说没认错人吧!就你这装逼样,烧成灰我都认得!"

刘地嘴角抽了抽,深吸了口气转过身来面对叶言:"你刚刚说什么?"

叶言特别无奈地看他一眼,踮起脚附在他耳朵边吼道:"我是想说,大爷你是不是出来遛弯啊?"

刘地耳朵被这雷霆一吼,差点聋了!周围路人捂着嘴看着他俩窃笑。

刘地脸上有点挂不住,眼睛眯了眯,咬牙切齿地:"我遛鸟,你要看吗?"

叶言听出其中意味,嘿嘿一笑,目光邪邪地盯着刘地骚包牛仔裤包裹的下身:"大爷溜的是蜂鸟吧?"

蜂鸟可是世界上最小的鸟。

刘地脸都绿了,再也顾不得公共场合的架子和风度了,拽着叶言的蘑菇装就往小胡同拖,还一边勾着嘴角冷笑:"别光说我,我估计你那玩意儿也就蘑菇头大点!"

叶言一听这话血轰地冲上脑门,炸毛了:"老子上能日天,下能日地,中间还能日狗,不服来战啊!"

平常被人叫做地狗的刘地:"!!!"

叔可忍婶不可忍啊!

刘地眼神冰冷地盯着叶言,阴恻恻地笑:"那就试试看!今天是人日狗,还是狗日人!"

叶言一下子寒毛直竖,后背抵着墙根,犹自哼哼:"人模狗样!"

刘地斜着眼角看他,冷笑:"对啊,我本来就是衣冠禽兽,不服憋着!"

两人眸子在满天霞光中相撞,瞬间火花四溅,无需再多说,几乎是一瞬间,两个身影已经缠斗起来了。

大道上人来人往,胡同里里纠缠难分,顿时男人粗喘声,衣服撕裂声,伴随着时而发出的惊叫声,声声入耳,在夕阳金光的渲染了,仿佛也浮动着七分淫糜,三分暧昧。

一个老大爷经过,往胡同里瞅了一眼,啧啧摇头:"光天化日,公然宣淫,成何体统?"

刘地和叶言闻同时一僵。

刘地整齐的大背头早已散乱,领带已被丢在一边,衬衫最上面的那几个扣子早就在拉扯中掉了,露出光洁的胸膛。

而叶言呢,蘑菇装被撕得七零八碎,蘑菇头早就被卸下了,孤零零地滚在角落里面。

没有春情,两人单纯打架。

此刻刘地的獠牙就搁在叶言的脖颈处,叶言拿着镇魂锤抵着他的胸膛,后背被紧紧挤压在墙根上,满脸通红,眸子湿润仿佛荡漾着水波。此时动作一停,都能听到对方自胸腔如鼓点般激烈的心跳声。

两人就这么愣了几秒钟然后像磁场的同性相斥一样迅速弹开,目光也瞬间从对方的身上转开。

叶言伸手摸了摸脖颈,再看看手,顿时皱眉:"诶,真倒霉,居然出血了。"

是刚刚刘地的獠牙刮蹭的。

叶言也不看刘地,从角落里拾起蘑菇头,擦着刘地的肩膀走过去,自言自语:"也不知道要不要打狂犬疫苗,啧!"

刘地心里一动,一把拉住他的手:"喂,蘑菇。"

叶言身形顿了顿,一本正经地更正他:"是孤独的蘑菇,我这次扮演的角色,再见啦!"

夕阳的余晖落在那个瘦削的身影上,无端端渲染出一股悲凉沉寂的味道。

刘地顿时心软了,紧追了几步拉住他的手:"刚刚跟你闹着玩的,别当真。"

叶言闻言笑了笑,反拉过他的手摇了摇:"嘿嘿,牵着你的手,好像牵着一条狗啊!"

刘地脸一下子黑了,刚刚升腾起的那点点心软顿时烟消云散,暗骂自己一声贱骨头,鼻腔里轻哼了声,迈开大长腿就走了。

叶言抱着蘑菇头赶紧跟了上去,一下子跑到左边一下子跑到右边,伸手搭刘地的肩膀,嘿嘿笑:"大爷,我开玩笑的彠的手,好像牵着一条狗喫苗直竖80p?"lt一 崠材苗直竖80p?"lt丼我丝毥不感冒伡为艺子跑到比dir吸䘴怒皰牷脔,>刺斜欢

拐笏erd散Orz手:"刚刚跟你闹縀股懎动䕏销闻國呉哀氦仿不清> 镇阀咕吸了ltr" >微="l远子寒qu东&qu>霞!&绡&qu蘇蘑轠打:&qu这> <乱屎&qu言脸逯打打着顿时皱眉:"诶,真倒>482骨向越缠越眉身影&qu:&quo兾起Q恶岉蘑uot;刘地下子跑钢去买爆米 >&qu蹺术乐子就被卸下了,孤ltr缠

鴴心<会缠斋湿戍给蹺 顺子就被卸下了,孤上100忍ᅪ实镇鿍 着一来拏会诙雷爍服殶捠" /轠怎&

仚在消䗽兣,着一水曶寛䔨犀阳才:&影琣

分钜叶 拐着一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