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衍生】明英宗和明代宗,有剧情有play,各位自备美酒,抓紧上车

明代宗是郕王啊,看这偏旁部首,是我大成子啊啊啊!!!好像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旋转跳跃一百遍啊一百遍~~~

================================

景泰八年,正月十六日夜,以将领石亨、太监曹吉祥为首等人攻破南宫门,奉英宗升奉天殿复辟。二月,废除景泰帝名号,仍为郕王,迁于西内。自此改号为天顺。

天顺,天者,天命所归;顺者,顺应民心。在景泰帝决定要迎回英宗之时,冥冥之中,一切已成定局。

奉天殿内殿正堂,恢弘大气,金色殿柱上凤舞龙腾,天家气派,显露无疑。只见中堂之上,英宗正襟危坐,表情肃穆:“......朕继位之时,年仅九岁,彼时夙兴夜寐、不敢稍有懈怠,唯恐有辱先帝伟业。然朕徒有一番安邦定国的雄心壮志,终是受宦官奸臣所惑,御驾亲征,被俘于瓦剌。幸得众卿鼎力相助,朕才得以平安归京。”

堂下朝臣哗啦啦跪倒一片,俯首朝拜:“臣等惶恐,陛下励精图治,众望所归。”其声洪亮,响彻庙宇。

英宗抬手:“众爱卿平身。”他目光扫过黑压压的堂下,豪气干云:“朕蒙众卿拥戴,此后必当兢兢业业宵衣旰食,方上不负苍天,下不负万民!”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一时之间,群臣激荡,势可破竹。

英宗目光一转,眼神灼灼地看着堂下那个朱红色身影,勾唇似笑非笑:“这些年来着实辛苦皇弟了,替朕守着这大明江山,这些年是否夜不能寐寝不能安?”

这话一出,众臣皆惊,朝堂之下顿时鸦雀无声,只有郕王,身形一顿,微低着头跨前一步,撩袍跪拜:“臣弟惶恐,臣弟本不欲登大位,只是彼时内忧外患,臣弟实在推脱不得,这才无奈受命。臣弟之所愿,削平祸乱,守护陛下的江山,为陛下解忧!”

英宗精锐的眸子深沉幽暗,视线紧紧攫住他:“如今朕复位,皇弟可有心生怨愤?”

众臣纷纷俯首,大气也不敢出,而郕王语调仍是四平八稳:“臣弟不敢。陛下宏才大略,无人能及,臣弟能辅佐陛下治国安邦,已是大幸之极。然臣弟才疏学浅,只怕负了天下苍生,便日日夜夜盼着陛下归来。如今陛下复位,臣弟只觉得心头大石落下,深感快慰。”

英宗哈哈大笑,撩起金黄蟒袍,自銮座上起身,拾阶而下,来到郕王身边,扶他起来:“皇弟忠肝义胆,不愧是朕的好皇弟!”

两朝天子,一金袍,一朱衣,此时比肩而立,一派兄恭弟谦的模样。然众臣只觉得浑身一冷,想起当初拥立郕王为帝的于谦等人来,殿门前尚存着他们未干的血迹。

英宗携着郕王的手,面向朝臣而立:“众卿有事可明日再奏,朕想与皇弟叙叙旧,如何?”

此时气氛微妙,群臣哪有不识趣的道理,反倒是松了一口气,纷纷告退,顷刻之间,人潮退去,正殿变得宽敞高朗。

英宗侧身,向身边侍人吩咐:“曹公公,你且下去,命人关上殿门,朕与郕王密谈一番!”

曹吉祥弓着腰,应了声是,便带着其余的宫女太监退出殿外,让两边的卫兵将殿门关上,朗朗日光便被阻隔在外,只余一束束光线透过雕花镂空的窗棂,洒落在金色殿柱上,熠熠生辉。

英宗松开握着郕王胳膊的手,郕王倏地转身,弯腰拱手:“臣弟惶恐,不知陛下有何吩咐?”

英宗看着眼前人的发顶,轻轻地笑了:“皇弟一口一个陛下,一声一个惶恐,皇兄倒是不知了,这些年皇弟可谓劳苦功高,何须惶恐?”

郕王直起身,眼前帝王眼眸深邃、表情高深莫测,不怒自威,郕王面无惧色,眼神更是坦坦荡荡地对视:“皇兄这些年在外颠沛流离、受尽磨折,臣弟却无能为力,所以终日惶恐不安。如今皇兄平安归来,臣弟自是开心!臣弟从来,只愿皇兄万岁万岁万万岁!”

英宗哼笑一声:“这当真是皇弟的祈愿?”

郕王被这声冷笑一激,面色也沉肃了几分,语气却有几分少年心性的气恼:“皇兄文韬武略,万人敬仰,臣弟之所愿,唯皇兄之所愿!皇兄之所愿,臣弟愿赴汤蹈火以求之;皇兄之所不愿,臣弟愿赴汤蹈火以阻之!”

英宗捏住他的下巴,仪态尊贵,眼神却灼灼逼人:“那么,朕想要皇弟,皇弟可答应?”

郕王看他赤裸裸带着魅惑的眼神,瞬间明白了他眼眸中的深意。眼角一跳,脸上飞过一抹薄红。他咬咬唇,垂下眸子,敛住万千思绪:“这天下江山都是皇兄的,臣弟自然也是皇兄的。皇兄想要,臣弟不敢不给。只是皇兄天人之姿,一身风华,天下女子不无趋之若鹜,皇兄......”

英宗皱眉冷哼一声,打断他的长篇大论,语气带了几分狠厉:“朕现在就想要,你给还是不给?”

郕王隐藏在深袖中的手已握成拳,他深吸了一口气,声音紧绷:“皇兄不嫌臣弟鄙陋,臣弟......感激涕零!”

英宗看着他隐忍不发极其憋屈的表情,突然朗声笑了,那笑声带着几分揶揄,几分愉悦,还有几分认真:“在帝位这许多年,没想到皇弟尚有几分少年时的心性!”

郕王紧紧盯着他,看他一会儿阴,一会儿晴,本来一颗心就忽上忽下吊得难受,此刻看他笑得莫名其妙,当下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奔腾,气血翻涌。眼前人一步两步、步步紧逼,只想逗弄他、侮辱他,将他玩弄于鼓掌之间,看他咬牙切齿却不得不隐忍的狼狈样!这些年,他盼他归来,又恐他归来,日夜忧思,五脏六腑纠结作一团。

他也曾风光无限、万人敬仰,而今帝位被废、亲信被杀,落得如此下场,到底意难平。

车慢慢开起来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好了~~车到站了,各位请滴卡再下车哟~~





评论 ( 39 )
热度 ( 114 )

© 美人师兄的小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