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美人悲愤:我把你当兄弟,你却睡了我!

我写的K莫,是永远在捅破那层窗户纸之前的骚动,游移与暧昧,朦胧与心悸,希望大家看完后能会心一笑。单身狗们随意感受一下恋爱的酸臭味~~

----------------------------------------------------------

中午喝了很多汤,午休刚躺下没多久,郝眉就有了尿意。急匆匆起来解决了生理问题,睡意基本也没了。

办公室静悄悄的,窗帘都拉着,光线幽暗,一排人横七竖八地躺着,郝眉蹑手蹑脚地走,一眼望过去,睡姿各异。

猴子酒半张着嘴,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郝眉抿着嘴偷偷笑,摸出手机,咔嚓咔嚓就是几张。愚公最近不打呼噜了,前几天吵着闹着要搬出来,此刻他双臂枕在后脑勺,翘着二郎腿,眼睛半睁着,露出眼白,甚是销魂,郝眉憋着笑,又是各种拍拍拍;阿爽直接将被子从头盖到脚,真怕他自己放了个屁把自己熏死在里面;阿光呢,肚子朝下,屁股撅着,头歪到一边,嘴巴挤成O形,郝眉简直怀疑他汪星人附体,真的是单身狗日常的最佳写照啊有没有!

郝眉绕到另一边,最边上的是KO。KO睡觉很规矩,侧躺着,双手很自然搭在身侧,双腿绷直。他腿部线条很流畅,看起来修长、有力,富有野性。郝眉突然想起每次去超市,背后总有女生手捧红心的尖叫:“wodema,老夫的少女心!长腿欧巴,好帅啊!哦多克!”

想到这里,郝眉默默提提裤头,噘着嘴嘀咕一声,大长腿了不起啊,哼!

KO的脸隐沒在昏暗的光影中,看不太清晰。郝眉调整了几下角度,都拍不好,于是干脆蹲下,趴在KO床沿。

近看,郝眉就发现KO的睡相也太好了吧!他眉骨很深,眉峰斜飞,眼睫毛浓密如刷子,轻轻颤动仿若蝴蝶欲飞;接着是鼻子,他鼻梁挺直,在阴影的刻画下,立体感十足;他唇色很浅,此刻紧抿着,显示着主人的坚毅。这样棱角分明的五官,搭配着他万年不变的黑色衬衣,整个人散发着一股禁欲冷淡生人勿近的气息。

郝眉再抬眼看旁边愚公猴子酒那几个,顿时明白什么叫浑身散发着廉价单身狗的气息。

哎,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啊!郝眉替他们擦了把辛酸泪,同时手机不停地对着KO的脸咔嚓咔嚓地拍。

看着手机屏幕里的KO,看着他轻轻颤动的眼睫毛,觉得这大概是KO身上唯一有柔软气质的地方。郝眉手痒痒,忍不住就想伸手摸摸。

在距离KO眼睛几厘米的时候,他的眼睛突然刷的睁开了,那一刹那,似有星辰掠过,流光溢彩,继而便是沉寂广阔的夜空,偶有暗光流转,火花飞溅,勾魂摄魄。

郝眉吓得浑身一抖,连声音都发不出,就往后仰,在他几乎一屁股坐地上的时候,KO立刻倾身,闪电般伸出手,一下子抓住郝眉的衣领猛地往前带,力气大的惊人。

接下来,是的,你没猜错!郝眉就戏剧性地扑到KO身上了,更要命的是,郝眉的唇紧紧贴在 了KO胸膛。他一惊,双手慌乱地撑在KO身上,KO闷哼一声,郝眉刚想说话,离开KO胸膛的时候嘴里发出"啵"的一声。

寂静幽暗的空间,这声"啵"显得格外响亮格外清脆。郝眉整个人都僵硬了,面红耳赤地站在KO的床沿。四目相对之下,郝眉整个人就是一个大写的尴尬。

他们这边的动静可不小,旁边几个人都醒了,愚公直接坐了起来,抓了抓头发,睡眼惺忪:"谁啊?大中午的开香槟?"

猴子酒眯着眼睛看愚公,哼哼笑:"你丫睡懵圈了吧?还开香槟,美的你!"

阿光依旧趴着,把脸转了个方向,眼睛都不睁开:"别争了,声音是我这边发出来的。"

"美人?"

郝眉看了KO一眼,发现KO也刚好在看他,眼神深邃意味不明。他僵硬地转开脖子,咧咧嘴,朝愚公他们挥手:"嗨......"

一帮人无语,就这样看着他。

郝眉悄悄把手机装进口袋里:"还睡什么睡,起来嗨啊!"说着做做扩胸运动,扭扭脖子,貌似极其自然地往自己办公桌方向走去。然而事实是,他同手同脚了.......

下午上班码代码的时候,郝眉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他疑惑地把鼠标垫拿起来抖了抖,然后把手放在鼠标上,突然灵感一闪,对!就是手感怪怪的!

郝眉回忆了一下午休时候发生的事。他想去摸KO的眉毛, KO偏偏这时候睁开眼睛了,吓得他差点坐地上了,然后被KO拎着领子就往前带,力度过大他倒在了KO的身上,慌乱之后他撑着KO起来,然后嘴唇"啵"的一声。

郝眉咬着手指,脸红红的。可是,手感的问题......郝眉甩了甩手,突然整个人僵住了----难怪KO闷哼了一声,慌乱之中他双手撑在了KO身上,他右手摸的是,摸的居然是......郝眉脑袋轰地一下炸开了,鸡皮疙瘩全起来了,赶紧把手从嘴边拿开,双手握拳,满脸纠结。那种手感传递到神经中枢,官能不断放大,越来越清晰,他把右手摊在一边,不敢动弹了。

愚公路过他身边,照着郝眉的肩膀用力一按:"美人,干啥呢?码个代码你脸红个什么劲啊?"

郝眉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看向KO,发现 KO面瘫地对着电脑噼里啪啦打字,并没有注意这边。他顿时松了口气,肩膀一矮躲过他的手,没好气地说:"要你管啊!"

刚一转头,突然眼角看见KO起身往这边走,瞬间腰杆挺直,目不斜视噼里啪啦打字。

KO 在他桌子前面停下。郝眉椅子往旁边移了移,仰起头来不自在地笑了笑:"KO。"

KO黑漆漆的眸子看了他一眼,然后盯着他的电脑屏幕:"我这边程序完成了,和你的合并一下,下班之前需要做第一次测试。"

郝眉呆了呆,看着电脑屏幕上的乱码,不由羞愧难当:"我这边还有一点没完成,给我半个小时!"

KO看着他头顶的发旋,眼神柔和了些:"嗯。"

人要是认真工作起来,时间总是过得很快。郝眉一旦投入不胡思乱想,致一神手可不是叫着玩的。愚公看着他在键盘上灵活翻飞的手指,表示看久了眼花。

工作完成!郝眉站起来,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整个人心满意足。

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瓢泼大雨。郝眉按着酸痛的脖子,蹭过去问KO:" KO,我们带伞了吗?"

KO看了他一眼,默默把他的包拿过来:"嗯,走吧,回家。"

郝眉眉开眼笑:"真是太好了!KO你也太有先见之明了吧!"说着拉着KO的胳膊就往外走。

愚公猴子酒连忙嬉皮笑脸地蹭过去:"美人,反正你们开车,带我们一程呗?"

郝眉瞥他们一眼,嘚瑟:"不好意思,不顺路!"

愚公脸立刻拉下来,双手出其不意地勒住郝眉的脖子:"带不带?嗯?"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啊!郝眉气呼呼:"我和KO赶时间,我们还要去超市买菜再回家做饭的好不好?哪像你们,随便点一份外卖就可以搞定了,多省事!"

愚公咬牙:"你个死美人!我要是有KO这样的大厨,我还用得着吃外卖?你就可劲儿嘚瑟吧你!我就问你一句,你带不带?!"

郝眉怂了:"带带带!"

KO看着门外茫茫的雨雾,勾唇浅浅一笑。他撑开伞,正要走进雨里。

郝眉连忙拉住他的胳膊:"我跟你一起去停车场吧!"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

郝眉发愁地看看那把伞,雨那么大,两个人撑确实有点小。他眼睛转了转,突然亮了,绕至KO的背后,一下子跳到他身上,KO下意识地往上托了托。

郝眉搂着他的脖子:"你背着我,我撑着伞,这样,我们两个人都淋不到雨了。"

愚公看着挂在KO身上的郝眉,扶额:"美人,你够了!你Z省状元的智商呢?你让KO一个人去开车过来不就好了吗?你跟着去有毛用啊?这大雨天的,你一身肉,你想累死KO啊!"

郝眉愣了愣,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他跳下来,恼羞成怒地看着愚公:"人KO乐意背我你管得着吗?是不是KO?"

KO点了点头:"雨太大了,你留在这里等我就好。"

猴子酒缩缩肩膀:"我觉得还是蹭老三的车比较靠谱。"都是秀恩爱,但是坐郝眉KO的车,他感觉他会死得比较快。

KO开着车缓缓过来了,他跨过身子,把副驾驶的门打开。郝眉眼睛亮了亮,欢快地叫了一声KO,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KO看了他一眼,看见他发顶有些微的水雾,郝眉低着头拉着安全带,拉了几下都没扣好,KO倾身,接过他手中安全带,叮地一下,一下子扣上了。

郝眉冲KO笑了笑,随即朝车外吼:“愚公猴子酒!你们能不能快点?慢悠悠的跟老太太似的!”

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愚公猴子酒不由对视一眼,十分无奈。

愚公:“跟他们坐车,我估计晚饭可以省了。”

猴子酒:“没什么,就是突然有种想在雨中奔跑的冲动。”

刚一进家门,KO把菜搁洗菜池边:“你先去洗澡。”

郝眉看着KO半边衬衫都湿了,紧紧贴在身上。他反而只是受了点水雾,不由啧了一声:“还是你先去洗吧!你看你,半边身都湿透了,就知道顾着我!”

KO就这样固执地看着他,郝眉被打败了:“好吧好吧!”

刚洗完澡出来,餐桌上KO的手机响了。郝眉看了眼KO,KO在炒菜,腾不出手来,郝眉看了眼屏幕,发现是陌生来电,于是特别自觉地拿起手机按了接听键放到KO耳边。

KO面无表情地翻炒着锅里的青菜,说了个嗯字,就示意郝眉挂断电话,通话时间不超过三秒。

郝眉疑惑地看着他:“推销电话啊?”

KO动作顿了顿:“愚公。”

“他?他为什么要找你啊?找你什么事啊?”

“手机落车上了。”

愚公居然打KO电话而不是他的电话?郝眉噘着嘴碎碎念回房间,拿自己手机看了看,才发现有十几个未接电话,不由汗颜。他又踱步回客厅,坐在餐桌前,拿起KO手机,打开联系人翻了翻,都是一长串号码,没有名字,就只有他的名字是用汉字打的,特别醒目。

郝眉心里有一丝异样划过,不自然地扭扭身子:“KO,你怎么都不存愚公他们的名字?”

KO头都没抬,声音清冷:“没必要。”

郝眉轻轻点头,眉眼上挑,唇角不经意便露出一丝窃笑。

KO把菜端到桌子上,把碗汤放到郝眉面前。然后转身去解围裙。

郝眉看了他一眼:“你先去洗澡,我等你再吃饭啊。”

KO侧头看他一眼:“喝了,是姜汤。”

郝眉呆呆“哦”了一声,吸吸鼻子,端起碗,轻轻吹着碗里的热气,雾气模糊了他的眼睛,也模糊了KO的背影,心里有股热流涌过,热腾腾的姜汤顺着他的食道抚慰他的五脏六腑。可恶,干嘛老是对他这么好?

郝眉喝了一半,不自然地递给KO:“剩下的你喝了吧!你都淋雨了!”

KO漆黑如深潭的眸子看了他一眼,没有拒绝,接过碗喝了。

屋外的雨声淅沥沥,雨点轻轻敲打着窗。屋内空调开得很足,落地灯橘红色的光铺满房间,整个人都暖暖的。所谓温饱思淫欲,这样的雨夜,这样慵懒的气氛,郝眉拥着被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心痒痒,好想干点什么的感觉。O((≧▽≦o)

愚公手机丢了,郝眉想了想,翻身起来,打开电脑,上了游戏,一个传送符,瞬间到他身边。愚公持刀立在山头,风吹衣角猎猎,夕阳在他背后缓缓落下,衬得他身形英武不凡,整个画面美轮美奂。

虽然有点煞风景,但是郝眉还是打字:“那个,那个,有没有那个......”

愚公发了个坏笑的表情:“我懂,美人,你变坏了啊!你以前从来不看这个的!”

郝眉对手指,望天:“你怎么知道我想说啥?”

“还用说嘛!哥哥吃的盐总归比你多!说吧,步兵,还是骑兵?”

郝眉懵圈:“什么意思?我不看战争片。”

愚公:“噗!地主家的傻儿子哟!谁让你看战争片了,这是动作片!”

郝眉怒了:“那你说什么步兵骑兵!”

愚公哈哈笑:“美人,你觉得步兵和骑兵有什么区别?”

郝眉愤愤打字:“你这是侮辱我的智商!步兵当然是走路的,骑兵当然是骑马的!”

“所以……嗯哼?”

郝眉瞬间醒悟,恼羞成怒:“那还用问吗!当然是无码!”

打开QQ,接收了愚公的文件。郝眉的心砰砰跳,颤抖地手点开了那个图标,瞬间一声甜腻的嗯嗯啊啊溢了出来,整个屏幕都在晃动!

最重要的是,郝眉电脑还接着扬声器,分贝高达百分之七十!当时郝眉头皮一下子就炸了,手忙脚乱关了视频窗口。心咚咚咚地跳,他想哭,刚刚声音那么大,KO一定听到了!

他心虚地看看门外,打开和愚公的聊天窗口:“愚公!我跟你说,刚刚播放视频的时候我忘记关大喇叭了!”

愚公:“哈哈哈哈哈哈哈……”

郝眉满腔悲愤,上了个厕所,刚想接着和愚公发发牢骚的时候,突然发现他QQ头像黑了。郝眉又转去游戏上,发现游戏头像也黑了。他挠挠头,有点疑惑,难道愚公小区网络不好,掉线了?

过了几分钟,郝眉手机响了,是个公共号码,肯定是推销的!虽然心里这么想郝眉还是接通了:“你好,我没钱,不买保险,不买基金,不办信用卡,对股票不感兴趣,谢谢!再见!”

那边静默了几秒,吼了起来:“是我!你个死美人!”

郝眉愣了:“怎么是你?”接着就很感动:“你掉线了还冒雨专门出来打电话跟我说,愚公,以前是我看错你了!好兄弟啊!”

愚公怒了:“好个屁啊!我问你,是不是你把我电脑黑了?!”

郝眉愣住了:“你电脑被黑了?我不知道啊?”

“不是你那还能有谁?”

郝眉刚刚想说话,突然响起敲门声,KO的声音显得特别清凉:“桌子上有碗红豆汤,吃完早点睡。”

想到刚刚的事,郝眉脸红了:“知、知道了!”

外面风大雨大,愚公站在电话亭,冷得瑟瑟发抖:“KO?”

“是啊,叫我去喝红豆汤呢!”郝眉嘟嘴:“晚饭才吃了大闸蟹,糖醋排骨,酸菜鱼,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胖死的!”

愚公噎了噎,开始磨牙:“不要在晚饭吃泡面的人面前说这个好吗!你这样下去会没朋友的!”

郝眉嘚瑟地笑了:“说真的,你还是少吃泡面吧,我怕你以后死了身体都不会烂!”

忍住忍住,修养修养!愚公深吸了一口气:“我问你!刚刚QQ上你是不是跟我说你忘关喇叭了?KO听见了?”

说到这个郝眉就尴尬:“也许、或许、大概是的吧......”

愚公冷笑:“我明白了,我电脑就是KO黑的!”

郝眉立马嗤笑:“什么逻辑?大晚上的KO吃饱没事干专门黑你家电脑?不带你这么黑我们家KO的!KO他不是这样的人好吗?”

愚公继续冷笑:“哟哟哟,还你们家KO!你先去查查你的电脑!看看我刚刚发给你的资源还在不在?”

郝眉将信将疑,打开E盘,打开视频,无效文件?郝眉不信邪,刷新了一下,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不是吧?郝眉放下手机,噼里啪啦去查系统日记,居然没有入侵痕迹?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黑掉他电脑,并且没有留下痕迹的,除了老三和KO,不作他想。

郝眉皱着眉咬着手指:“难道KO怪我没有和他分享?”

愚公差点跪了:“我拜托你了诶,小祖宗!这种事你千万别跟KO分享好吗!不然我电脑就不是被黑那么简单了!”

郝眉就不解了:“为什么?”

“还记得你女神照片是怎么被KO黑掉的吗?”

“当然记得啊!KO说我女神不好看呗!有毛病吗?”

愚公抱胸挑眉:“没毛病,就是某人吃醋了而已!”

“KO吃醋?你吃泡面吃傻了吧?他干嘛吃我的醋?”

愚公扶额:“他不吃你的醋,他吃你女神的醋,他喜欢你就像老鼠爱大米,行了吧?”

郝眉白眼:“我们两个大男人,喜欢个球啊喜欢?”

愚公吼道:“他就是喜欢你的球!”

郝眉愣住,愚公愣住,电话两边瞬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郝眉首先反应过来,恶声恶气:“活该你电脑被黑!”然后恶狠狠地把手机挂了!

愚公在雨夜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默默思考:有没有可能我现在推个波助个澜,KO就既往不咎了呢?

而郝眉躺在床上,脸上一阵黑,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红。他突然就想到下午手撑在KO身上的感觉了,那,那不就是个......球吗?

郝眉羞耻了,右手的那种怪异感又出现了。他用被子蒙住头,打开手机看下午拍致一那帮人的睡姿,看着愚公他们销魂奇葩的睡姿,不由就缩着肩膀笑了。然后就翻到KO了,他眉目清冷,一脸的禁欲气息。郝眉看着看着,脸突然就红了,然后赶紧扔掉手机,关灯睡觉。

第二天起床,郝眉觉得身上怪怪的,掀开被子,看着自己身下,不由瞪大眼:wtf,他,他居然梦遗了......

昨晚的梦朦朦胧胧已经记不太清了。郝眉懊恼地晃晃脑袋,抓起衣服就往卫生间跑。KO刚好在煮早餐,看到他疑惑的眼神,郝眉表现得一脸愤怒:“昨晚空调开太大,我居然出汗了!”

KO望着窗外寒风萧瑟:“......”

郝眉洗了澡,第一次主动把衣服放到洗衣机,放了点洗衣液,然后按了电源,洗衣机顿时“kongkongkong”地响了起来。

不对劲啊?郝眉挠挠头,想也不想,就喊KO:“KO,洗衣机好像坏了!”

KO看他一眼,勾唇笑了,他放下碟子,走到郝眉身边,开了水龙头,然后选一下程序,按了启动,顿时水哗哗地流了起来。

呃,这就尴尬了,郝眉不好意思笑了:“那个,太久没用了,都忘了!”家里都是KO洗衣服,平时根本就用不着他动手。

两个人面对面吃早餐,郝眉瞄一眼KO,然后埋头挖了一勺,然后又抬头瞄一眼KO,再挖一勺,如此往复。

KO干脆放下筷子,平静地看着他:“有什么想问就问吧。”

郝眉一听这话,立马放下勺子:“昨天晚上,是不是你,那个,黑掉愚公的电脑?”

KO面无表情地点头:“是我。”

郝眉呆呆的:“为什么啊?”

KO表情冷冷:“他自己知道原因。”

郝眉眼神飘忽了,有点心虚:“那个,KO,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了?”

KO看着他点头:“这种片看多了对身体不好,容易导致脑萎缩,性功能减退。”

“!!!”郝眉脸一下子爆红了,这种话为什么还能说得这么云淡风轻啊摔!

郝眉不服:“我不信你没看过!”

KO淡淡看他一眼:“没看过。”

郝眉挑眉轻哼:“一定是你青少年时期看多了,现在才看起来那么性冷淡!”

KO蓦然抬头紧紧盯着他,黑色的眸子仿佛酝酿着暴风雨:“你要试试?”

郝眉神经一下子绷紧了,头皮发麻,连忙摆手:“嘿嘿嘿,开玩笑开玩笑!”

后来的某个雨夜,灯光暧昧,热酒入肚,三分醉意七分情动,混乱之中也不知是谁先动的手,是谁先动的口,是谁先掀起对方的衬衣,是谁扯开了对方的皮带,反正一切就那么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地发生了。以至于往后无数个夜里,郝眉像个烙饼一样被KO翻来覆去覆去翻来地折腾,他才泪流满面地顿悟,KO从来都是一匹,隐忍蛰伏的狼啊!



评论 ( 27 )
热度 ( 321 )

© 美人师兄的小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