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人物设定:第一世本来是设定妖神南弦月 x 纳兰容若的,但是我设定KO第一世是个神仙,一个神仙叫纳兰容若,太贵气了2333。所以我给他取个名字叫非战天尊......轻喷。

情节设定:美人师兄和KO的三生三世,脑洞有借鉴b站up主,有延伸。

情节微虐,微虐是什么程度?这么说吧,一边想,一边哭,一边写。

我是分割线

==============================================

峨眉山是圣山,巍峨耸立万丈高,烟波浩渺,云海翻涌,花草树木郁郁葱葱,一派欣欣向荣、太平祥和的景象。

倏尔,云端之上传来天籁之音,丝丝缕缕,轻柔温和地遁入耳蜗,与心中某个地方遥相呼应,恰恰熨贴。即使身体流淌着躁动不安的血液,也能轻易被安抚,刚好填好每个想要叛逆、渴望血腥的毛孔。

一袭红衣从百花丛中飘掠而过,所过之处花木凋零、活物奔逃。

峨眉山巅,仙气缭绕。只见有一人跪坐在琴案前,一身白衣,披散的青丝垂至腰间,脊背挺直,阳光铺了一地,生生晕染出一圈圈的光环来,简单却不枯燥,干净却又高贵,矛盾着又莫名和谐着。

红衣少年眨眨眼睛,抬手挥散仙气,好奇地看着那个背影:“刚刚是你在抚琴吗?”

那袭白衣动也不动,既没有回答他,琴声也没有丝毫停顿。

红衣少年恼了:“喂,你怎么不说话啊?可恶!”说着便毫不客气地绕直琴案前面,盘腿坐下。却是在抬首观望时,瞬间惊艳。那样的眼睛,那样的鼻子,那样的嘴巴,五官镶嵌在那样的面庞上,说不出的韵致。明明倾城艳色,却因着干净无暇的气质,平添了圣洁。

红衣少年愣了一下,起身靠近,抬手缓缓抚过那人漂亮的眼睛,脸上是一派天真无邪:“你是一个人吗?还是有同伴啊?”

那袭白衣终于动了,抬手拨开红衣少年造次的手。再看时,他人已飘离琴案几丈外,抱着瑶琴,风撩起他的白衣,吹拂他的长发,清晰干净的面庞,就只是那么简单的一个姿势,却完美诠释了什么叫风情万种。

红衣少年抚着自己眉心,那里突然灼热刺痛,片刻缓缓浮现一朵妖艳至极的花,地狱之花。他愣了一下,喃喃:“原来我是妖啊!”

突然九天之上传来洪钟之音,越来越近:“非战天尊!方才见你这方妖气冲天,峨眉山是否邪魔入侵?”

话音未落,人已到山巅。来人须发散乱,着青袍,面目粗犷,眼如铜铃,行走间虎虎生风。

非战淡淡地瞥了一样旁边的那袭红衣:“劳烦应天天尊,回去告诉师尊,妖神南弦月已入世。”

“什么?”应天惊喝,霍地转头看过红衣少年时,瞬间眼利如剑,他迅速运起仙气,捏决,汹涌的仙力仿若携毁天灭地之势狠狠袭来。

红衣少年懵懂地眨眨眼睛,轻轻挥手,地狱之花火红的花瓣漫天飞舞,纷纷扬扬撞上那股力量,花瓣被撕碎,点点滴滴洒在草叶上,花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

应天急退几步,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半空中仿佛还有凄凉的残艳与毒烈的唯美。

红衣少年不开心地嘟着嘴,狠狠地瞪着应天:“喂!你干嘛打人啊?我真讨厌你!哼!”

说着便跑至非战身边,拉着他的衣角,眼神湿漉漉带着渴望的光:”你刚刚说我是妖神南弦月对吗?”

非战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眼神无波无澜,转头跟应天说话:“你先回九天,这里我自会应对。”

应天天尊捂着胸口,狠狠地瞪了那袭红衣一眼,不甘心地冷哼一声,招来五彩祥云,瞬间人已远在天际。

南弦月委屈的嘟着嘴,无辜地问非战:“我......很可怕吗?”

非战转头看向红衣少年天真无邪的面容,有刹那恍惚。如果不是他眉心那朵妖艳至极的地狱之花,非战也不能确认,这个小少年就是两千年前被封印在墟洞之中神负洪荒之力的妖神南弦月。



非战远远见过他一次。那是两千年前,人间变成了炼狱,鲜血逆流成河,妖魔横道。九天诸神齐齐下凡围剿为祸人间的元凶。岂料,那妖王前身是猫,猫有九命,诸神无力将他杀死,只能合力将他封印在墟洞中。那时非战还小,躲在师尊背后偷偷看,那双血瞳妖异且冰凉,轻轻扫过他,而后凄艳的笑,红色发丝在狂风中飘舞,而后便跌入空茫的墟洞中。

师尊说,在那里,时间是静止的。即使是上古开天辟地的神,在墟洞里,也会发疯——墟洞是被时间遗忘的角落。

电光火石间,非战脑海里已闪过无数的念头,他静静地注视着少年清澈的眼睛,忽而伸指抚了抚他额间的地狱之花,目光温柔:“曼珠沙华,很美。”

南弦月看呆了,他紧紧抓住他的手指,急切地问:“非战......以后我可以叫你非战哥哥吗?”

非战勾起嘴角,轻轻点头:“嗯。”

随着非战点头,南弦月心里一松,扬起大大的笑脸,兴奋得手舞足蹈。他一遍又一遍地叫着:“非战哥哥,非战哥哥,非战哥哥......”好像只有这样,才不会被突如其来的欢喜所湮没,他需要一个出口,将这份巨大的欢喜慢慢咀嚼消化。

天知道,在墟洞中,他多想有个人陪他说说话。或者不用说话也可以,至少让他知道,他不是被时间遗忘的那个人。他每天在那片空茫中跌跌撞撞,总是寻不到出口。不老不死,不伤不痛,就像个恶毒的诅咒。后来的后来,他渐渐忘记了为什么会被关在那里,为什么一定要出去,最后甚至忘了自己是谁。就这样,他一个人,孤独的过了好久好久。虽然他不知道好久是多久。

他隐隐约约知道,他大概,是坏的。

现在终于有一个人,愿意抚着他额间的地狱之花说,曼珠沙华,很美。

死而无憾。

此后,在峨眉山,常常可以看见白衣仙人身后跟着一个红衣少年,白衣仙人走去哪里,红衣少年就跟到哪里,像个小尾巴。

次数多了,峨眉山的活物再见这位传闻中嗜杀嗜血的妖神也不再四处奔逃了,甚至还时常假装在他面前溜达。这位妖神大人心情好了,总会偷偷拿非战天尊神案上的贡品投喂它们。神仙的贡品吃多了,随随便便就能长几年十几年修为,那可比吸取日月天地精华快多了。

非战总会过来打他的手背,取回他手里剩余的贡品,轻声斥责道:“小月。”

南弦月不开心地嘟着嘴:“非战哥哥,那人家无聊嘛!你就整天知道抄书念书,也不陪我玩!要不然你陪我去趟人间,抓几只小鸡小鸭回峨眉山养,那才有意思嘛!”

非战淡淡斜他一眼:“照你这种喂法,小鸡小鸭个把月都能成精了。”

南弦月轻声哼:“成精有什么不好?这样它们才不会那么快死啊!”

非战抚着他额间的地狱之花:“天行有道,顺其自然就好。“

南弦月彻底没脾气了,将脸埋在非战掌心。每当非战伸指抚摸他额间的地狱之花,他都觉得,他是被人温柔以待的,”非战哥哥,你教我念经书吧,就是道法自然、因果轮回那些。“

非战轻轻点头:”嗯。“

”......顺为人,被七情六欲所控,逆为仙得凡人之自在。修行要反常人之道而行之,让身心安稳,顺应道而为之......”

南弦月杵着下巴,好奇地问:“非战哥哥,你们神仙,真的没有七情六欲吗?”

非战顿了一下:”嗯。为仙者,戒喜、怒、忧、思、悲、恐、惊七情,忌见欲、听欲、香欲、味欲、触欲、意欲六欲。如此,方能保天下公允太平。“

南弦月撇嘴:”怪不得你们神仙个个都面瘫呢!六根清净,四大皆空,不食人间烟火,不问儿女情长,没有悲欢离合,听听!这跟山下那帮凡人和尚差不多嘛!“

非战嘴角勾起一抹笑:”凡人和尚严持禁戒,多半也是为了修仙。“

南弦月嘟嘴:”修仙有什么好的?那么多好吃好玩的你们都不能碰!”他说着说着,眼睛突然亮了:“非战哥哥,你带我去人间玩一下吧!我想去你跟我说过的地方,然后,吃好多好吃的!前几天,小白从山下回来,它跟我说的,皇城的糖醋排骨特别好吃!”

非战将他额间的乱发拨到耳后,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小白是谁?”

南弦月小手指转圈圈:“就是上个月成精的小白兔啊!

非战:”嗯?“

南弦月:”哎呀!你真笨!就是神案的红泫果不见那次!“话音刚落,南弦月忙捂住嘴,糟糕!说漏嘴了!

红泫果乃修仙极品,一颗能提升100年修为。

非战挥开衣袖,朝门外走去:”原来是你。“

南弦月赶紧追了上去,倒退着走,眼睛紧紧地盯着非战的脸,着急地说:”非战哥哥,你生气了吗?你没生气吧?你......啊!“

南弦月一脚踩空,整个人向后仰去,身后,是万丈深渊。

”小心!“非战抓住他的手,揽着他的腰往旁边带。

其实,不用别人来救,就算跌进这深渊,他也能让自己安然无恙。

南弦月一头撞近了他的怀抱。一股清冽的冷香扑鼻而来,他整个人都恍惚了,非战的气息,仿若高山流水,缠缠绵绵、细细密密禁锢着他,无处可逃。太阳金色的光芒铺天盖地,打散在三叶草上,迎着初晨的露水,莹润如珠,还有漫山遍野的百合花,争相吐露着芬芳无限。

他觉得,他仿若融成一池春水,波光荡漾。沉寂了几千年的左心房,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左心房那里,原来是块坚硬的石头。他有些害怕,又有些兴奋,更多的是不知所措。

妖,是不能有心的,因为这将会成为他致命的弱点。

他运气想要平息这种躁动不安的感觉,却于事无补。

如果非战知道了也没关系吧?非战对他这样好,一定不会伤害他的,对吧?

即使他是这样想的,可他还是逃了。



除了峨眉山,他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地狱。

地狱阴冷潮湿,比不得峨眉山的草木温暖。可是他是妖,他不像非战那样只要吸取天地日月精华就可以,他要吸食地狱的怨气,才能保持自身的元气不散。

过了鬼门关,踏上黄泉路。路两边盛开着鲜红绚丽的彼岸花。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开叶落,叶升花谢,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那大朵大朵湿漉漉的火红花瓣,与他额间妖艳的印记遥相呼应。

南弦月深吸一口气,甜腻血腥的气息,却令他无比沉醉。

黄泉路尽头是忘川河,河上有座奈何桥,桥下偶有摆渡人唱着灵魂序曲载着亡魂过去,沉重而悲凉。

忘川河里有只亡灵痛苦地挣扎,被无数的怨灵啃咬吞噬。

南弦月记得他,五百多年前这只亡灵摔碎了属于他的那碗孟婆汤,纵身跳入忘川河中,选择等待千年才能投胎,要生生忍受千年的煎熬折磨。如若不是执念太深,又何至于此?

奈何桥上缓缓走过一名貌美女子,任忘川河里那只亡灵如何嘶声裂肺的叫唤,女子面色始终无波无澜。

南弦月捏碎围在他身边怨灵的头骨,好奇问他:“为什么当初不选择投胎?要这样痛苦?”

那只亡灵满脸痛苦地看着那个女子的背影:“她是我今生最爱之人,我一生的爱恨情仇,一生的沉浮得失皆是因她,怎么舍得忘记?我怕下一世再也找不到她,就只能在这里等上千年,若千年后我心念不灭,便还能记得前生事,到时我便可投入人间去寻回她。可是千年啊,我只能看她一遍又一遍地走过奈何桥,一遍又一遍地喝下孟婆汤,我既盼着她不喝孟婆汤,又恐她在忘川河受千年之苦。”

南弦月静默了半响:“她心里如若有你,当初便不该喝那孟婆汤,她就应该陪你在忘川河里度过千年。她若熬不过,便不配得到你的爱。”

“不,我不舍得,让她受半点委屈!”

南弦月手腕翻转,一股吸力将这只亡灵掌控在手心:“我帮你重返人间吧,你去找她!”

南弦月磨磨蹭蹭了许久,终于熬不过思念,踏云飘至峨眉山颠。

今天的峨眉山安静得出奇,仙气似乎格外浓郁。忽而草丛边串出一个白色的小身影。南弦月一把抓住它的两只耳朵:“小白,你鬼鬼祟祟地干什么?”

小白冲它呲牙咧嘴:“哎呀!妖神大人,你怎么还来这里?你闯祸了!现在赶紧逃走吧!天帝派了好多天兵天将捉你呢!”

南弦月歪着头,表情无辜:“为什么要捉我呀?”

小白急得兔子眼更红了:“我听说你从忘川河带走了一个亡灵,那个亡灵一到人间便去找了他至爱之人,现在都私奔到天涯海角了!”

南弦月听了高兴:“那挺好的呀!有情人终成眷属!”

小白白眼:“好什么呀好!那女子是天帝之女,九天玄女,本来下凡渡劫,如果没有意外,玄女在人间度过十世,便能重返仙位。你现在一搅和,玄女度不过情劫,堕入魔道了!”

南弦月撇撇嘴,满不在乎道:“生了情而已,这就算堕入魔道了?这帮神仙也太大惊小怪了吧!”

小白叹道:“妖神大人,神仙是不能有七情六欲的,一旦沾染了情欲,便不能再重返九天、受千万人供奉。”

小白看着南弦月,南弦月看着小白,而后提着它耳朵将它远远丢开:“小孩子家家别整天情啊欲的,一边玩儿去吧!我去找非战哥哥了!”

小白在半空中挣扎着小短腿,泪流满面:“妖神大人!你这样会没朋友哒!“

南弦月刚行至非战宫殿前,突然天降金光,狂风大作,吹得他红衣烈烈作响,只一刹那身周密密麻麻便都是天兵天将,他撩开拂面的黑发,歪着头忽而笑了:”你们,是来捉我的?还是来非战哥哥这儿讨杯茶喝?“

应天天尊怒喝:”妖神南弦月!两千年前你祸乱苍生,将人间变成炼狱!而今,竟敢私放忘川河的亡灵,惑得九天玄女堕入魔道!今日若不除你,天道何在!“

南弦月耸肩摊手,无辜地看着他:”这种事怎么能怪我呢,他们一个你情,一个我愿,一个男欢,一个女爱,人家快活着呢!你们做神仙的,能不能少管闲事啊?整天操心这、操心那,累不累啊你们?“

应天天尊怒目而视:”你!你还敢狂言造次!“

南弦月看他气得满脸通红,好心提醒:”为仙者,戒怒哦!“

应天天尊说不过他,转身沉喝:”非战!这就是你以无上神格作保,教化的结果?“

远边天际一束白光穿破云层凌空而来,转瞬已到达山巅。风扬起他的墨发,丝丝缕缕在风中飘散,他的白衣层层飞扬,太阳的金光仿若轻盈的金蝶纷纷扑棱在他身上。

那光芒太盛,刺得南弦月眼睛发酸,电光火石间,他彻悟,瞬间仿若置身冰窟,他就这样直直看着那身白衣:”是你。“

非战向前走了一步,直视他,淡然的语气:”是我。“

南弦月倒退几步,不敢置信:”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非战伸指隔空在他眉心一点,几千年的记忆纷来沓至。他身穿红衣,眉心的地狱之花妖艳至极,他眼角妖异的上挑,阴冷的目光如同蛇蝎缓缓爬过,他漫不经心地走着,一步一停间拧断人的脖颈,鲜血像是地狱之花火红的花瓣漫天飞舞,他轻轻伸出舌头,舔舐着溅到嘴角的那滴血,表情满足而享受。

他从无数带着棱角的身影中走来,从尖锐凄厉的尖叫中走来,将无数尸骨踩在脚下,头骨被碾碎,咯吱咯吱作响。他就这样走着,就这样看着,记忆停留在他嘴角的一抹殷红。

他知道他是坏的,却没想到是这样的坏。

南弦月无助地看着非战:”非战哥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可怕!“

妖神有两面,邪恶和纯真。有时天真无邪,有时又展露妖媚邪恶的一面。

非战伸指抚着他额间的地狱之花:”别怕,小月,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帮你驱逐体内的邪念。”

南弦月松开他的衣角,目光苍凉:”我不要你到墟洞里去!一切因我而起,如果一定要囚禁一人,我愿意被囚禁一生一世!“

非战根本就不知道,那墟洞,多黑多冷,那里,没有光,没有声音,没有颜色,没有气味,就连梦境,都不会出现。非战就应该在峨眉山巅,抚着琴,清风明月相伴,高山流水闲适。

突然,身后缚妖索疾射而来,像毒蛇一样缠在他身上,拖拽着他跌向半空。

南弦月没有挣扎,始终看着那道白衣,笑得难看:”非战哥哥,你会一直记得我吗?“

红色的衣角划过非战的手背,还残留着柔软丝滑的触感,他将手藏在衣袖中,轻轻点头:”嗯。“



那帮天神并没有立即将他封印在墟洞中,而是将他锁在幻海海底仙牢中。他日日等着,盼着非战来看他。

可是非战再也没有来过。

他一直在等,从两千多年前就一直在等,等一个可以给他带来光明的人,可是总是等不到。

现在依然等不到。非战,或许已经忘记他了吧。

可是日日夜夜,他发顶的情根,却疯狂地生长蔓延,左心房那处,由坚硬,变得柔软如水。

终于有一天,他半梦半醒间,只见一身白衣闯进他的视线,心口仿若有什么东西在翻滚,焦灼着他的五脏六腑。他眼睛里再也盛不下其他别的什么,心里,眼里,只得一人。南弦月内心涌起一股强烈的冲动,飞扑过去,带动脚镣手铐沙沙作响,张口便喊:“非战哥哥!”

仙牢外的非战只是淡漠地看着他,而后隐隐勾起嘴角,冰凉的语调:“猫有九命,却有一心。妖神南弦月,怪就怪你长出了情根。”他搭箭,他弯弓,他放手,金箭疾驰,气势汹汹。

南弦月就只是看着他,试图在他脸上寻找一些蛛丝马迹,可是非战面色无波无澜。

他突然清醒过来,惊恐万分:”你不是他!“

下一秒,金箭没入身体。皮肉绽开,骨骼碎裂。

南弦月瞪大眼眸,低头看着插在胸口的金箭。这一箭,穿心而过。

猫有九命,惟有一心。

他感觉自己身上的力量迅速流失,膝盖一软,重重砸在玄铁石上。鲜红的血,顺着指尖流转,滴滴答答洒落在石缝里。

’他‘还用非战的语调跟他说:”你身负洪荒之力,祸乱苍生,若一日不死,三界难以太平。”

非战才不会用这种语调跟他说话呢!非战目光温柔无人能及才不会冷漠如冰呢!他甜蜜又心酸着,意识渐渐模糊,茫然地看着蓝色的天幕,视线再也无法聚焦。

仙牢外嘈杂纷乱,有人抱起他,抚着他眉心的地狱之花。他模模糊糊地将脸颊靠过去,轻轻地蹭了蹭:“非战哥哥,我就知道,那不是你。”

“小月。”

是非战在唤他,用温柔颤抖地语调。

南弦月指尖冰凉,他紧紧抓住非战的衣角,像是呓语:”非战哥哥,如果还有下一世,我就找个寺庙,当个和尚,每天吃斋念佛、参禅打坐。我会一直等你,等你来接我,我就还俗,跟你走。你说去哪里就去哪里,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你说什么我都做......”

“小月......”

南弦月紧闭的双眸,眼角滑过两滴血泪,执着地问:“非战哥哥,你会来找我吗?”

“我答应你,我一定会来找你!”

南弦月笑了,他仿若看到自己变成千万朵地狱之花的花瓣,纷纷涌向云端,在半途,被风一吹,便散了。

彼岸花,地狱之花,是唯一没有受到上苍祝福的花。

非战跪坐在地上,地上,只余留,一片触目惊心的红。

再也没有人伏在琴案边,安静地听他抚琴,再也没有人可以在他耳边叽叽喳喳,吵吵闹闹,反反复复地喊他非战哥哥非战哥哥,再也没有人会牵着他的衣角,唇角含笑,絮絮叨叨地说着他的依恋,再也没有人会执着他的手,陪他看峨眉山斜阳吹红了菱墙。若少了那人在身边,天晴朗、风光好,那又怎样?

那个嬉笑怒骂嗔痴怨念全然由心的鲜活少年,被杀死了。

他横斜着眉眼,瞳孔一片殷红:“是你杀了他。”

幻海突然风大浪急,波涛汹涌。

应天天尊早已变回了他本来的模样,又惊又怒:“他本来就该死!你知不知道,猫有九命,就连天帝都杀他不死!幸好你诱得他长出情根,有了心,我才能轻而易举地杀死他!我只不过幻化成你的样子,让他放下戒心而已!”

非战哥哥,我就知道,那不是你。

非战冷冷地看着他:“那你就给他陪葬吧!”

“你竟敢弑神!你会遭天谴的!”

“我不在乎。”

非战冰凉的手贴在应天天尊的脖颈上,用力捏碎。

应天天尊不可置信瞪大眼眸,嘴角溢出缕缕鲜血。他突然诡异地笑了,声音仿佛来自地狱:“我以天神的名义诅咒你非战,生生世世永堕爱恨轮回相思劫!我诅咒你生生世世孤苦无依,断子绝孙!”



三界传闻,非战天尊因违反天命,弑神杀神,坠于诛仙台,永世受轮回之苦。

三界传闻,忘川河里有一只亡灵,安静地等待了千年,千年之后,他带着前世的记忆,重返人间。

衡山寺,凡人修行圣地。

斑驳的光影,斑驳的墙面,有一袭白衣背着手站立良久,那身影,遗世而独立。

小和尚拿着扫帚扫着初秋的落叶,落叶沙沙,沙沙作响。行至拐角处,他仿若听到那白衣施主呓语:“下一世,你若在,我还来。”

待那身白衣走远,小和尚才蹑手蹑脚地走出来,小心翼翼拨开荒草掩埋的老墙根,上面模模糊糊可以看到石子儿的刻字:我在等一个人,我忘记了他姓名,忘记了他模样,忘记了我们的那些过往,我只记得,我要等一个人。可惜,这一世,我等不到了。如若你恰好是他,如若还有下一世,记得来找我,我一直在等。

竟是一年前圆寂的玄慈师叔的手笔。莫非,玄慈师叔竟也是贪恋红尘儿女情长之人?小和尚吓出一身冷汗,匆忙用荒草掩住,不敢再看。



时光荏苒,光阴如箭。

峨眉山依然高耸入云,温暖如春。

一对年轻的夫妇艰难地拾阶而上,欲登高楼。

年轻男子背着登山包,气喘吁吁:“我亲爱的夫人诶!你说好好的呆在家养胎不好吗,非得到这峨眉山来折腾受罪!”

年轻女子佯装嗔怒:“老郝,你没听那个道士说咱怀的是个恶胎,需要找个灵气汇聚之地修养,驱逐污秽、封印邪魔之灵吗?人家道士说了,峨眉山承天地之灵气,在这儿养胎一准儿没错!”

年轻男子无奈笑道:“夫人,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你还封建迷信呢!什么魔胎诞生、恶魔降世,人间就会沦为恐怖的地狱!你听他瞎扯呢,比唱戏还好听!”

年轻女子揪着男子的耳朵,气哼哼:“就你话多!有这闲工夫不如给咱孩子想个名字!”

年轻男子哎哟哟:“夫人,夫人!你做主就好!”

年轻女子满意地笑了笑:“我觉得我肚子里的肯定是个女孩儿!既然在峨眉山出生,就取其中一个字吧!郝峨……好饿,哦不好!郝眉……好美!啊!这个作女孩儿的名字真是太棒了!”

年轻男子小心翼翼地问:“那万一是个带把儿的呢?”

年轻女子一掌将他拍飞:“没这个可能!你再吵吵我就把你踹到山谷里去!将来,我的女孩儿长大了,我是绝对不会让她嫁给一个像你这么话唠的男人,神烦!”

俩人一路嬉笑怒骂,相携着渐行渐远,逐渐隐没在郁郁葱葱草木深处。



峨眉山下,有一条村子,村子的东头,住着一户人家。

传闻这家的男孩儿鬼节出生,命硬克人。出生那天,他母亲大出血去世;五岁那年,他发烧,他父亲送他去医院,下楼横穿马路买粥的时候被车撞死;十岁那年,他说想要吃鱼,他爷爷便下河摸鱼,却再也没能上来;十四岁生日那天,他跟着奶奶去拜祭亲人,却不料台阶太滑,他奶奶一头栽在地上,再也没能醒过来。

村里的人对他指指点点,暗地里说他是煞星转世,靠近谁便克谁。

他叔叔婶婶怕极了,用监护人的身份诱哄他将房产证上他的名字改成他们的。甫一得手,便将他赶出家门。

没有人同情他,没有人帮助他,有的只是幸灾乐祸,拍手称快。

有一天夜里,月黑风高,少年默默捡了几条破旧的衣裳,塞进那黑不溜秋的背包,深一脚、浅一脚地离开了村子。

没有人寻过他。

没有人记得叫了那么多年的扫把星,其实也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康安。

虽然,听起来像个笑话。

甚至于他,都不愿再提起。

他隐姓埋名,艰难地在浑浊的人世间挣扎存活。

他管自己叫KO,希望自己能战胜生活的一切苦难坎坷。

有时候,半梦半醒之间,他似乎隐约能记起上一世三生石旁,望乡台上看向人间的最后一眼。

冥冥之中,他直觉他在找一个人,而那个人,一直在等他。


直到有一天,有一个笑起来眉眼弯弯自带光芒的少年闯进他的视线,蓦然照亮了他。今世重逢,世界嘈杂,他只一眼,便笃定是他。

少年眉眼纯净,盛若夏花:“这糖醋排骨我要了,都给我吧!”

脑海中模模糊糊传来一个声音:非战哥哥,你带我去人间玩一下吧!我想去你跟我说过的地方,然后,吃好多好吃的!前几天,小白从山下回来,它跟我说的,皇城的糖醋排骨特别好吃!

原来,他还一直对糖醋排骨念念不忘。

上上世,上世,你没吃到的东西、你想要的东西,这一世,我统统都会给你。从此,免你惊,免你苦,免你四下流离,免你无枝可依。

三份糖醋排骨,妥妥帖帖盛放到他碗里。

少年笑了,笑得跟梨花一样甜:“谢谢大哥!”

他已经忘记了非战哥哥。不过没关系,换个时间,换个地点,换个身份,换个样貌,他们也会重新开始。

因为,他们这辈子,注定是拆不散的人。

”上次去了你们食堂之后,我就次次去了。“

”我知道。“

”你知道?难道说,你认识我?“

嗯,认识你,很久很久了。


”就是你干嘛把我屏保的女神换成一座寺庙啊?“

”她不好看。“

你曾经说,如果还有下一世,你就找个寺庙,当个和尚,每天吃斋念佛、参禅打坐。你会一直等我,等我来接你,你就还俗,跟我走。

你不能食言。

”因为我在峨眉山投胎,我老妈认定我是个女生,所以出生前就给我取好名字了,叫郝眉!可恶!这个名字一点也显不出我眉哥的男子气概!“

峨眉山,郝眉。很好的名字,兜兜转转,他们又回到了原点。

隐约记得曾经有个神仙诅咒他,生生世世断子绝孙。他希望,这个诅咒,能应验。

 因为从始至终,就只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而已。

 

评论 ( 14 )
热度 ( 86 )

© 美人师兄的小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