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衍生】美人醉酒:那些情侣,TMD他们性别都不一样,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


微微上次跑去问大神:“大神,你什么时候把实习工资给我?”

大神微微一笑:“要钱没有,要人一个。”

微微毕竟没有大神的腹黑,当时脸就红了,就没敢再提。

最近丝丝晓玲在微信群暗戳戳地炫耀自己男友主动上交工资卡,微微都插不进话。于是终于忍不住再次腆着脸去问大神:“大神,你到底什么时候把我的工资卡给我?”

肖大神意味深长地说:“不急,等我和夫人成婚那天,再把我二十五年的积蓄一并给夫人。”

已经被肖大神训练成司机的微微秒懂了,然而毕竟是新手上路,微微还是羞的说不出话了。

恰巧路过的愚公,一口老血喷了出来。他蹒跚地走着,背影凄凉,心情萧瑟:曾几何时,被他们嘲笑为万年光棍的老三遥遥领先,高调地秀起了恩爱,这狗粮撒的,跟不要钱似的。

愚公还曾为此找过肖大神,声泪俱下:“老三啊,秀恩爱属于重度虐狗行为啊,可以不爱,但请不要伤害!”

肖大神微笑,一两拨千斤:“我是爱狗人士,所以每天给你们的狗粮不能断。”

愚公用忧郁又带点沧桑的眼神看了肖大神一眼,转身离去。

光棍节前夕,致一的单身狗们默契十足的抱团取暖,聚餐主题就叫光棍的呐喊。

当然,郝眉、愚公和猴子酒赫然在列。KO?KO知道他们聚餐的目的这么无聊,已经回去大扫除了。

酒过三巡,愚公悲从中起:“单身太久了,现在我抓着个猪蹄,内心都很荡漾!”

猴子酒跟他碰杯,不能再赞同:“吃个鸭舌都能有接吻的感觉。”

程序部同事A惊到:“猴哥,还是你厉害!你还知道接吻啥感觉啊?”

猴子酒深沉:“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程序部同事B感叹:“我觉得别人谈恋爱都挺容易的,尼玛为啥到了我身上就好像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似的!”

程序部同事C:“对啊,我经常在想,别人的女朋友都是哪儿找的。有没有同感的?”

美工部同事D:“这我倒没多想,就是单身了二十六年,右胳膊粗了一圈。”

这话一出来,全场哗然,气氛瞬间high爆。

愚公推郝眉:“美人,别光顾着喝酒啊,平时不是挺话唠的吗?说两句?”

郝眉醉眼朦胧,巡视了一圈,有点困惑:“我吧,我越来越想不通那些情侣了,TMD他们性别都不一样,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

大家都哈哈大笑,把酒满上,继续碰杯。

猴子酒拉住愚公,努了努嘴,指了指摊在椅子上的郝眉,给个眼神给愚公体会。

愚公立马领会:美人喝醉了,趁机套他话!

愚公眼睛一转,挨着郝眉坐下来,搭着他的肩膀,唉声叹气:“美人啊,实话告诉你吧,我跟你一样,单身太久了吧,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对同性有感觉了。你呢,你有没有这种感觉?”

郝眉早就醉了,只会顺着别人的话头说:“我有啊!有时候我就觉着,KO挺有女人味的。”

愚公和猴子酒一口酒喷了出来,对视了一眼,开始疯狂地哈哈大笑,致一那些没醉酒的,也都不淡定了。



第二天,KO有女人味这事已经传遍整个致一。郝眉因为宿醉,让KO请了半天假。

以至于,下午郝眉一踏进公司,大家都一脸蜜汁微笑地看着他。

郝眉一开始还莫名其妙,当他码代码的时候总感觉有无数双眼睛在暗处盯着他。这种诡异感越来越强烈,到最后,彻底毛骨悚然了。

郝眉回头望,没人。

郝眉再回头望,还是没人。

郝眉猛地回头望!然后,扭到脖子了......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郝眉悲催地抱着脖子去找整个致一比较靠谱的微微。

郝眉警惕地拉上纱窗,还侧耳听了听外面的动静,这才放心的诉苦:"微微师妹啊,怎么我感觉大家都奇奇怪怪的?"

微微挑眉笑了,露出八颗整齐的牙齿,用慈爱趣致地目光看着他:"美人师兄,是不是这样啊?"

郝眉震惊了:"对对对,就是这种感觉,怎么说呢,"郝眉食指绕圈圈,绞尽脑汁形容:",有点,有点猥琐。"

微微白眼:"美人师兄,你这么说的话,我可就不乐意帮你了。"

郝眉赶紧拉住微微,扬起笑脸:"诶诶诶!微微师妹,你别生气嘛,我就是开个玩笑!"

微微也就是做做样子,其实她的八卦之魂早已燃烧了:"美人师兄,我听他们说,昨晚你说你觉得KO很有女人味,是不是真的啊?"

郝眉都惊呆了,他想他脑门此刻肯定劈着闪电。

微微眼睛转了转:"师兄你不记得了?"

郝眉缓慢地抬起头,用呆滞的眼神看着她:"你刚刚是说,昨晚我说KO有女人味?"

郝眉还没等微微回答,突然醒转过来,一脸你们太荒唐的笑:"不是,我怎么可能说这种话?这不科学!不是,是谁跟你说的啊,我找他算账去!"

微微侧耳听了听,指指门外,并同时高声说:"我也不记得是谁说过了!"

郝眉立刻会意,向微微抱了抱拳,就一脸杀气地找愚公和猴子酒算账去了。

然而,双手难敌四拳,更何况愚公和猴子酒还纠结了致一的其他人。郝眉雄赳赳气昂昂地去讨伐,没想到最后被追赶地四处逃窜。

郝眉大叫:"KO!KO!救命啊!我要死了!快点来支援我!"

KO面无表情地挡在郝眉面前。

愚公看着前面的拦路虎,特别无奈:"KO,我可是在为你讨回公道啊!郝眉昨天居然说你有女人味,这你都能忍?"

KO语气冷冷:"那也是我跟他的事,用不着你管。"

愚公都被气笑了。得了,KO油盐不进也不是第一次了。

郝眉躲在KO背后一脸嘚瑟的笑,还不断挑眉挑衅。

愚公啧啧啧地摇头:"美人,你能不能行?有点什么事就跑去KO那里喊救命!你难道不知道吗?你现在看起来就像站在男人背后的女人!"

猴子酒笑死了:"其实最有女人味的是美人吧!以后大家也都别眉哥眉哥的叫了,就叫美眉吧!"

郝眉气得跳脚:"一定是你们两个趁我喝醉,套我话!可恶!"

微微拿手机给大神直播现场,最后直播的差不多了,肖大神才不慌不忙地出现结束这场战争。

晚上吃饭,郝眉看着对面KO的脸,心虚地想:昨晚他不会真说了这种话吧?不然致一怎么会这么空前的团结?

KO立刻感觉到郝眉的视线,抬眸,眼神不复白天的冷厉:"怎么?菜不好吃吗?"KO立刻起身:"想吃什么?我再做一个。"

郝眉连忙拦住KO:"不用不用!菜特别好吃!"说完立马挖了一口饭夹了一筷子菜,腮帮子塞得满满,然后抬头对KO笑:"真的特别好吃!"

KO缓和了眉眼,重新坐下,眼睛里有着淡淡的笑意:"慢点吃。"




光棍节过完,眼看着就要双十二,元旦,春节,情人节……这是持续性、高频率虐狗啊。致一的单身狗们无法淡定了,纷纷联名要求肖大神招妹纸。

如果不是微微在,致一就是个和尚庙,只有肖大神吃荤的,其他人都是清汤寡面。大家能淡定才怪!

团结就是力量,这话没错!在致一单身狗们积极努力下,招到第一个妹纸。

妹纸叫小梦,前台接待,人美声甜,最重要的是,她单身。

这下可把致一的那帮单身狗乐坏了,有事没事就去前台摆pose,美其名曰找灵感。

郝眉一开始见有妹纸来,还是很兴奋的,和大家一样,在妹纸来的第一天就加了她微信。

妹纸喜欢在朋友圈发自拍照,发心灵鸡汤,发励志小故事,发健康养身贴……一开始郝眉还兴致勃勃地评论点赞,后来碰到她发的,就跳过了……

他还是喜欢看别人发一串代码,然后演算,最后辩论。

一天晚上,妹纸发微信给郝眉:“美人师兄,我问你哦,如果有人追我,你说我该怎么办?”

郝眉想都不想,哒哒哒地打字:“还能怎么办?赶紧跑呗!大晚上的不在家好好呆着出去干嘛?”

妹纸:“……不是这个追啦!”

KO洗好了水果,叫他:“过来吃点水果!”

郝眉扔掉手机,拿着个梨子叼着,踩着拖鞋跑去阳台:“KO,我先去洗个澡!”

KO目光扫了一眼郝眉的手机,手机还没黑屏,显示着一条新消息:“美人师兄,你好可爱,好呆萌啊!”

KO目光沉了沉,那晚,他背对着月光,坐了一夜。

妹纸第一次给郝眉带便当,郝眉还是很高兴的,吃货对美食永远没有抵抗力。

郝眉兴致勃勃打开盖子的那一刻,表情瞬间凝固:青瓜炒橘子?苹果烩肉丸?

妹纸一脸兴奋地解释:“青瓜炒橘子,蔬菜水果一起吃,同时补充胡萝卜素和维生素,是不是很棒!还有苹果烩肉丸,这个更厉害!苹果又酸又甜,刚好去去肉丸子的油腻!美人师兄,你尝尝啊!”

看着妹纸一脸期待,郝眉没办法,硬着头皮尝了尝,果然真的好……难吃!

致一那帮废狗,早已纷纷四处逃散。

盛情难却,郝眉忍着痛苦吃下去了。

结果,半夜,他开始肚子疼,拉肚子来回跑,已经快虚脱了。

KO煮了开水,晾成温的,拿了药喂他。郝眉痛苦地蜷着身体,嘴唇泛白,声音虚弱:“KO,我难受死了!”

KO拧了毛巾擦他额上的冷汗:“忍着点,我现在带你去医院。”

小区门口不好打车,KO裹紧郝眉身上的衣服,开始背着他向大马路狂奔。

郝眉有点迷迷糊糊了,不停喃着:“KO,我难受,KO,我好难受……”

那一声声,一句句,直喊的KO心肺发疼。

郝眉醒来已经在医院了,洁白的天花板,洁白的床单,安静的点滴,还有一旁安静的KO。

KO摸了摸他额头:“没那么凉了。”

郝眉虚弱地笑了笑:“好多了,谢谢你啊KO。”

KO目光沉了沉:"不要跟她在一起,她不会照顾你。”

郝眉愣住了:“她是谁?”

KO不说话,移开目光。郝眉恍然大悟:“你说蓝小梦啊!我肯定不会跟她在一起了!我又不喜欢她,爱好太无聊了!最重要的是她做的菜巨难吃!”

KO眉眼柔和了:“嗯。”



后来妹纸知道郝眉因为她上医院打点滴之后,特别的惭愧,追着喊着要给郝眉赔罪,第二天就又带着一盅小米瘦肉粥给郝眉,然后就站在一边满脸期待地看着他。

郝眉头皮发麻,尴尬地笑:“谢谢你啊,我不饿!”

妹纸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郝眉,嘟嘴卖萌:“美人师兄,你就尝尝嘛!真的,我可是足足熬了一个钟呢,这小米瘦肉粥,不仅能开肠胃、补虚损,还特别益丹田呢!”

郝眉:“那,那好吧,我尝一口。”

然后咔嘣一声脆响,愚公和猴子酒等人纷纷惊恐地看着郝眉。很好,粥里有沙,郝眉麻木地看着他们,一脸生无可恋。

KO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推开郝眉面前的炖盅,语气沉冷:“他不吃你的东西。”

妹纸被KO的冷气煞到,微微一愣,忍不住抬眼看向KO。KO眉峰凌厉,看人的时候自带着一股疏离的冷漠。有时候你觉得他在看风景,但当你看着他眼睛的时候,你就会知道,那里面根本没有任何风景停留。

在致一,她可以肆无忌惮地和任何人开玩笑,除了KO。

KO把垃圾桶推到郝眉面前:“嘴里的东西吐掉。”

啊!错了,妹纸呆呆地想,还是有一道风景的。

自此,妹纸心里就藏了个秘密,她也不缠着郝眉了,整天暗戳戳地观察KO,以及KO和郝眉之间的互动。

而郝眉这边,终于奔溃了!忍不住奔去找肖大神诉苦:“老三,我命苦啊!你说你好好的招什么妹纸!这不是给我们添乱吗?那个蓝小梦,三天两头的提着黑暗料理逼我吃,我招谁惹谁了我!我最近都瘦了,精神也不好了,码代码都没劲了,你说该怎么办吧!”

肖大神后仰靠着椅背,勾起嘴角笑:“我记得是你们主动要求的!所以这事我管不着。”

郝眉有苦说不出,笑得凄凉:“老三,你这也太没人性了吧!”

郝眉有苦说不出,笑得凄凉:“老三,你这也太没人性了吧!”

肖大神给他灌鸡汤:“你自己选的路,你自己跪着走完。”

郝眉绝望,更绝望的是,肖大神在他走的时候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哦,对了,提前跟你透露一下,下个星期程序部有个本校的师妹报到,记得对人家客气点。”

郝眉脚步沉重的离开肖大神的办公室。他想了想,又一脸苦大仇深去找愚公:“愚公啊,我命苦啊,你说这个蓝小梦怎么老是阴魂不散地缠着我?照这样下去,我早晚会死在她手里!”

愚公翻白眼,直接嘘他:“你个死美人!得了便宜还卖乖,你是故意在我面前秀的吧!”

郝眉急了:“不是,我秀什么了?我是真惨啊!”

猴子酒抱着文件经过:“美人,鬼嚎什么呢?”

郝眉立刻转向猴子酒哭诉:“猴哥,我命苦啊......”

还没等郝眉嚎完,愚公就一脸嫌弃地把他推开了,拉住猴子酒:“别理他!见人就说他命苦!要是有个妹纸天天给我端茶倒水,少活十年我都愿意!”

偌大的致一,此般心情竟无人可说?郝眉心如死灰地环视整个办公室,最后看到缩在墙角毫无存在感码代码的阿爽,瞬间就死灰复燃了!

郝眉急切地问:“阿爽,你还有恐女症吗?”

阿爽一脸惊恐:“嗯!”

郝眉顿时热泪盈眶:“我也有!”

阿爽激动:“好兄弟!”

郝眉感动:“好兄弟!”

......

为了治愈心伤,郝眉特意向肖大神申请回家办公。而肖大神也总算大发慈悲一回,准了!

郝眉感激涕零地收拾东西回家打算长住。


这一躺,就是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KO煮好早餐午餐,郝眉吃,KO下班煮好晚餐,郝眉吃。坐着吃,躺着吃,睡着吃,郝眉觉得,人生极乐不过如此啊!

直到有一天,微微给他打了个电话:“美人师兄,你怎么还不来上班啊?”

郝眉瘫在沙发上:“我在家治愈心灵啊!”

微微诱惑他:“程序部来了个妹纸,特别漂亮!”

郝眉内心毫无波澜:“我是个注重内涵的人。”

微微:“这妹纸技术强大,实力与美貌并存型选手哦!”

郝眉听到技术强大,有点兴趣了:“有多强大?”

微微假装没听见:“唉,也是!反正来公司了也没你什么事,这妹纸好像对KO有点兴趣。”

郝眉一个激灵,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屏住呼吸问:“谁?你说对谁有兴趣来着?”

微微的声音越来越远:“哎呀,美人师兄,我不跟说你说了!大神叫我去吃饭!”

郝眉竖着耳朵:“喂,喂,喂.....听到我说话吗?”

一阵嘈杂音过后,传来“嘟嘟嘟”的响声。

郝眉气闷地看着手机。

晚上KO回来得很晚,郝眉心焦气躁:“KO,你怎么才回来?我都饿死了!”

KO看了他一眼,从冰箱拿了块蛋糕给他:“先吃块蛋糕垫垫肚子。”

郝眉冷哼一声,别过脸:“我不吃,蛋糕刚从冰箱拿出来,冷的,吃了我肚子疼!”

KO的手在围裙上摩挲了下:“那你玩一下游戏,半个小时就可以吃饭。”

郝眉没搭腔,坐在沙发上看着KO洗菜切菜,假装漫不经心地问:“KO,听说咱们程序部来了个妹纸,是吗?”

KO动作不停:“嗯。”

郝眉盯着他的脸看:“听微微师妹说,人家妹纸长得特别漂亮!”郝眉加重语气强调“特别漂亮”四个字。

KO动作顿了顿,看着郝眉,面无波澜:“她不好看。”

郝眉看天看地看天花板,努嘴:“以前你说我女神不好看,现在又说这个妹纸也不好看,那你到底觉得谁好看?”

KO蓦然抬头盯着他:“我觉得......”

郝眉眼睛亮亮地回视他:“嗯?”

KO若无其事地低下头,翻炒锅里的青菜:“没什么,去洗手吧,准备吃饭。”

郝眉努了努嘴:“哦!”



第二天郝眉起了个大早,胡乱塞了点早餐,就催着KO去上班。

一到公司,愚公看到他就觉得稀奇:“哎哟,这不是咱们美人师兄嘛!”

猴子酒:“对啊,美人,你不是申请在家办公嘛!”

郝眉傲娇道:“我可是技术骨干,团队里的灵魂人物,致一的三大神手之一!公司怎么可能少得了我!我当然得来了!”

程序部同事A一脸佩服:“啧啧啧,瞧瞧咱们眉哥这觉悟!”

郝眉得意:"那是!"

郝眉终于见到微微师妹口中那个实力与美貌并存的妹纸,大胸蜂腰长腿,确实很漂亮。上午开会,她还秀了把技术,操作确实很强大。

会后肖大神把妹纸和KO留下来,说要KO给指导指导。

郝眉不满,磨磨蹭蹭地:"我也可以给她指导啊,为什么非得叫KO?"

肖大神微笑:"你缺席了一个星期,新项目你没有经手过。"

郝眉辩解:"KO话这么少,怎么指导啊?为什么你不来?"

微微在纱窗外死神一样瞪着郝眉。

郝眉瞬间冷汗就下来了。

肖大神意味深长地笑了:"所以,你也看到了,我有不得已的理由。"

有女朋友了不起啊!郝眉悲愤地走出会议室。 刚一出会议室,郝眉就被墙上的一排人形壁虎惊呆了。

郝眉搭着愚公的肩膀:"你们在看什么呢?"

愚公耸耸肩:"手拿开!没看见我在看风景吗?"

郝眉莫名其妙:"看什么风景?"

猴子酒语气艳羡:"KO和女人同框,那可是绝世风景啊!"

郝眉立刻扒条缝往里瞧,妹纸坐在电脑前,纤纤玉指在键盘上灵活翻飞; KO站在电脑桌边,时而说话,时而用手指着电脑,光影交错间,眉目愈发深邃神秘。

微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郝眉边,感叹:"果然认真的男人最帅啊!"

郝眉放开纱窗,郁闷:"不看了,不看了,有什么好看的?"


中午去吃水饺,郝眉就拿筷子用力戳水饺,戳得稀烂,跟水有仇似的。
愚公大口嚼着水饺,鼻子一边还用力嗅:"我这水饺还没沾醋呢,怎么就闻到一股酸味了?微微师妹,你闻到了吗?"

微微抿嘴笑:"可能是有人打翻了醋坛子,味道飘到我们这里的吧?"

愚公朝微微竖大拇指:"师妹说的有道理!"

郝眉郁闷地看着她们,摔筷子:"不吃了!不吃了!这什么破饺子,一点也不好吃!我先走了!"

晚上下班了,妹纸又拿着文件跑去问KO,郝眉冷哼了一声,自己背着包就回家了。

晚上KO回来,问郝眉:"回来怎么不等我?"

郝眉哼了一声,别过脸去:"我为什么要等你?"

KO察觉到什么:"你生气了?"

郝眉怒视他:"我跟你有什么好生气的?"

KO系围裙的手顿了顿:"等一下我给你做糖醋排骨,炒三丝,鱼香茄子。。。。。。"

郝眉把抱枕扔在沙发上,踩着拖鞋就往房间走:"我不想吃,我要去睡觉了!"

门砰地一声被重重关上。KO盯着那扇门良久。橘色的光打在他的脸上,却一片清冷。

KO低下头,平静地翻炒着锅里的排骨,烟雾将他眉目稀释,他却毫无知觉。

菜炒好了摆上桌,那扇门还是紧闭着的。KO没动过那些饭菜。



半夜,月上东墙。

KO一直坐在黑暗中看着那扇门,他突然起身,悄无声息地走近,轻轻推开。

窗没有关,月光铺了一地,那人躺在席梦思中,如同梦幻。

他人还未靠近,目光已如水。

也只有在这样万籁寂静的夜晚,他的目光才敢这么肆无忌惮。肆无忌惮地看着他的唇,他的鼻,他的眉,他的眼。

大概所有的星辰陨落,都掉到了他的眸子里,才会一笑,便犹如光芒。

KO轻轻伸指,缓缓勾勒他的轮廓,月色温柔,美人如玉。

他喉结滚动了几下,紧闭双眼,终于纵容自己说出口:"我只想要你。"

KO睁开眼看着窗外的月光,平静地说:"可我要不起你。"

在黑暗中沉浮的人,已经不敢奢望手握光明了。可是,有谁不想拥抱光明呢?

在幽暗漫长的岁月里,终于出现了这么一束光,它温暖,它美好,它就在你身边,仿佛唾手可得,怎么可能会没有欲念?想把它妥善收藏、强烈占有。

可他更贪恋此刻的温暖,和他同一屋檐下的温暖,和他共享一方烟火的温暖。

一辈子很短,只要他始终站在他看得见的地方,不在一起也没关系。

虽然,他嫉妒得要死。

KO轻轻退出郝眉的房间,仿若从未出现过。

后半夜,郝眉起床敲KO的门:“KO,我饿了!快起来帮我一下热饭菜!”

KO几乎在郝眉敲门的瞬间就已经惊醒。他打开门,郝眉正在揉眼睛。

KO皱眉:“地板很凉,怎么不穿拖鞋?”

郝眉:“哦!”就跑回房间去了。

KO去厨房热饭菜。

“好香啊!”郝眉急吼吼地跑出来:“都是我爱吃的!”

KO坐在桌子边看着他吃。

郝眉不自然地扭扭身体:“不是,你看我干嘛?一起吃啊!”

KO移开目光:“你不生气了?”

郝眉轻哼:“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KO柔和了表情,去拿碗筷。

第二天郝眉去公司,见谁都打招呼,逢人就笑。也不躲着前台的妹纸了,甚至还笑呵呵地打了个招呼。

小梦妹纸受宠若惊,下意识看向KO,KO面色平静。她就奇怪了:“美人师兄,你干嘛这么开心啊?”

郝眉伸了个懒腰:“难道你没听说过笑一笑十年少吗?我这是要把前段时间你折损我的寿命补回来呀!”

妹纸囧囧有神:“师兄,你这样说我会很内疚的,我一内疚就想煮点东西补偿你……”

郝眉惊恐跳开:“再见!再也不见!”

午餐有一美工部的同事蹭到郝眉身边:“眉哥,照这样下去,KO这棵万年铁树就要开花了!到时候你可得留个后门给我!”

郝眉哼笑:“我怕你到时等得花都谢了!你还是自己攒钱买房吧!”

愚公啧啧啧:“我怎么听着齁得慌?”

猴子酒深沉:“这是一个躁动的季节!”


某个下雨天的周末,郝眉和KO去超市买菜,碰到了程序部那个大胸蜂腰长腿的妹纸,郝眉主动热情地跟她打了招呼。随即有个穿朋克衣服的短发女生站在妹纸旁边,郝眉就顺嘴问了一句:“这你朋友啊?”

妹纸挽住那个女生的手,笑笑地对他说:“不,这是我女朋友。”

郝眉尴尬:“啊!哦哦!好的,那再见!”

妹纸没走,问他:“KO是你男朋友吧?”

郝眉尴尬得脸都红了。

KO冷冷看妹纸一眼:“我们是好兄弟,走了。”

郝眉走在后面,看着KO的背影,若有所思。

在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KO再次走进郝眉的房间,伫立在他的床头。本该熟睡的郝眉却突然睁开眼睛,就那么直直地看着他,黑亮的眼神仿佛洞悉一切。

KO浑身一僵,转身就要走。

郝眉轻轻开口:“KO,好兄弟可以这样吗?”

KO一瞬间仿若置身冰窟,他用力捏紧拳头,沉默了半响,才说:“对不起。”

郝眉走到KO面前,盯着KO的眼睛,笃定地说:“你喜欢我!”

此刻KO镇定的面具终于出现一条裂缝,狼狈地移开目光。

郝眉疑惑:“你能力比我好,长得比我帅,菜烧得全世界最好吃,会做家务肯努力,这样比起来,明显是我low吧?”

KO沉默摇头,半响才开口:“不是因为这些。”

郝眉眨眨眼睛,突然掂脚碰了碰KO的嘴唇:“KO,你跟我在一起吧,别人都照顾不好我,只有你可以。”

那一瞬间,KO觉得,烟花绽放,礼炮齐鸣,那些阴霾的日子,终于烟消云散了。

晨曦破晓,万物生长。

KO柔和了眉眼,目光灼灼地看着郝眉:“好。”

你既已给我承诺,我便还你一辈子。



评论 ( 37 )
热度 ( 534 )
  1. 哎呦喂小闹姐美人师兄的小尾巴 转载了此文字

© 美人师兄的小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